《清穿:我成了四爺的初戀白月光》[清穿:我成了四爺的初戀白月光] - 第5章 怕我還是厭棄我

弄清楚了胤禛發火的原因,拿捏他還不是手到擒來?

宋時明月道:「奴婢們並不是不為孝懿仁皇后的離世感到悲痛,只是死者長已矣,生者如斯夫。孝懿仁皇后的恩德,奴婢一日不敢忘,奴婢覺得,肉身的死去並非是結束,遺忘才是。」

她這一番話說完,胤禛站在那裡,久久不語。

蘇培盛開口道:「阿哥,奴才愚見,倒覺得她說的有道理。阿哥不忘孝懿仁皇后的恩德,那皇后就永遠活在您心裏。」

胤禛什麼話也沒有說,轉身朝主殿自己從前住的地方走去,倒是蘇培盛扭頭對跪在地上的三個人道:「四阿哥今天要住在景仁宮,你們還不快把屋子收拾出來?」

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明白蘇培盛是在幫他們,趕緊站了起來。

宋時明月把房間收拾好,就聽見蘇培盛在裏面使喚道:「外面的人端杯茶水進來。」

宋時明月看向李驚鵲,朝她握了握拳頭,意思是你加油。

李驚鵲欲哭無淚:「明月,要不你去吧,四阿哥跟你更熟一點兒,熟人好辦事兒嘛。」

宋時明月搖頭:「我剛頂撞完四阿哥,現在過去不是找死嗎?你去不一樣,你去他頂多罵你一頓。」

李驚鵲左看右看,看到了第三個人——小杜子。

小杜子捧着茶盤不知所措:「哎呦,這端茶倒水從來都是宮女兒的活兒,奴才去算怎麼回事兒啊。」

宋時明月和李驚鵲齊刷刷地看向他:「快去吧,一會兒四阿哥等的不耐煩了,我們三個一個也跑不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