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我成了四爺的初戀白月光》[清穿:我成了四爺的初戀白月光] - 第6章 她很了解他

宋時明月道:「四阿哥天潢貴胄,奴婢怎麼敢厭棄?」

胤禛抬眸,語氣微冷:「宋時明月,不要跟我說虛偽客套的話,我聽的出來。」

宋時明月噎住了,她在現代好不容易學的世故圓滑,到他一個十二歲的小孩兒面前,居然被一眼看穿。

真不知道是說胤禛心思縝密,還是皇家小孩兒過早直面人心。

對於雍正,宋時明月既不懼怕也不厭棄,恰恰相反,所有清朝皇帝里,她最敬佩的就是這位。

他日後的功績自不必說,宋時明月最欣賞他的,是他身上的那股子孤勇。

在日後參與九子奪嫡的阿哥們中,他既不是最受康熙喜愛的,也不是家世最好的,更不是最得民心的,可笑到最後的,是他胤禛。

宋時明月看着看着就有點兒出神,直到胤禛咳了一聲,不滿地瞪着她。

宋時明月淺淺笑了一下:「四阿哥要聽實話嗎?」

「自然。」不然他專聽假話?

宋時明月道:「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奴婢認為,四阿哥您如今的境況,就是天降大任,奴婢對您滿心敬佩,未嘗有一絲懼怕和厭棄。」

這話很討巧,她沒有說自己對胤禛的評價,而只是說,胤禛如今遭遇的冷落與排擠,都是將來成就的磨礪。

胤禛捏緊了手中的書卷,他早就發現這個小宮女很會說話,巧言令色的人有很多,她卻好像能把話說到他心坎兒里。

她很了解他,可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