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我成了四爺的初戀白月光》[清穿:我成了四爺的初戀白月光] - 第7章 清宮劇看多了

宋時明月正在自己房間盯着這四個字發獃,李驚鵲敲了敲門,進來了。

”藏的是什麼?我可看見了。 ”李驚鵲笑着伸手要拿,宋時明月趕緊死死捂住:「沒什麼,你來找我什麼事兒?」

李驚鵲揶揄道: ”切!你不說我也知道,是四阿哥賞你的吧?是墨寶還是丹青啊? ”

宋時明月瞪大了眼睛,這李驚鵲怎麼忽然聰明了,她不服氣:「怎麼叫賞?我也給他寫了,我們這叫禮尚往來。」

生活在二十一世紀,自由平等是刻在骨子裡的。

李驚鵲笑話道:「你也給他寫啦?那這不是交換信物?」

宋時明月辯駁:「你想多了,四阿哥才十二歲,我怎麼會有別的想法?」

李驚鵲眨了眨眼,問宋時明月:「我有說是定情信物嗎?宋時明月,是你自己想多了吧?」

宋時明月一聽,頓時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尷尬地臉通紅。

禽獸啊他才十二歲!

她不是想多了!她是清宮劇看多了!

李驚鵲還在嘲笑她,宋時明月趕緊撲過去捂住了她的嘴:「驚鵲,好驚鵲,這話可不許別人知道。」

李驚鵲當然知道宋時明月沒有那麼意思,眼下見她服軟,也就順坡下驢了。

這事兒翻篇兒了,宋時明月才想起來:「你找我來做什麼的?」

「哦,我就是想問問你,四阿哥怎麼會來咱們景仁宮。你我就是圖個清凈,現在有主子了,還怎麼清靜?」

宋時明月摸了摸鼻子,其實她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