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我成了四爺的初戀白月光》[清穿:我成了四爺的初戀白月光] - 第9章 離死亡很近

這一瞬間宋時明月想的不是如何解決這個難題,而是待會兒她會怎麼死。

康熙看着景仁宮的物件擺設,抬了抬手,似乎是想要抓住什麼,最後卻又有些頹然地耷拉了下來。

九五至尊,權力巔峰,卻也在生死面前無能為力。

他拿起妝台上的一支發簪,物是人非之感油然而生。

「這支簪子,是當年她進宮的時候,朕送給她的。這麼多年了,她還常戴着……」康熙放在手心裏看了一會兒,又把它歸於原位。

他四處轉了轉,忽然問:「這屋子裡怎麼不熏香了?朕記得她衣服上的氣味兒很是舒心,她往日里都熏什麼香?」

宋時明月被一句話問的驚出了一身的汗,她瞳孔縮了縮,支支吾吾地道:「回萬歲爺的話,娘娘平時用的是…是…」

小佟佳氏笑道:「怎麼?你們娘娘才走了幾天,你連她熏的什麼香都忘了嗎?」

宋時明月身子微微顫抖,然後絕望地閉了閉眼。

康熙皺了皺眉頭,銳利的目光落在宋時明月身上。

宋時明月聽到了自己心如擂鼓,雙腿有些發軟,止不住地想往地上跪。

正當她心中哀嘆自己就要喪命於大清的時候,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額娘熏的是群芳髓,額娘不習慣木香那種沉悶,覺得花香更加怡神。」

宋時明月抬眼看去,說話的正是四阿哥胤禛,身邊兒的蘇培盛不知道幹什麼去了,他自己一個人回來,臉上還帶着不太正常的紅。

病了?

宋時明月多看了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