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宮一品夫人》[清宮一品夫人] - 第1章 落毛鳳凰不如雞

雍正六年秋,一眾身着制服的朝廷禮儀官隨着太監女官們盡數從果親王府的側門退了出去,冊封大典禮畢,緊接着便是響亮入耳的奏樂聲,整個王府當數東跨院更為熱鬧,都慶賀這孟氏冊封為側福晉的大喜日子。

「孟氏不過下五旗出身,如今倒是攀上高枝成了王府的側福晉了。」身着石青色宮裝的女子開了口,她是嫡福晉出嫁時帶在身邊的陪房丫頭,陳氏,被換作雪茹,於數年前嫡福晉的貼身侍女離世之後,頂了管事姑姑這份差事。

「雪茹姐姐可別這樣說,小心別人聽去了多心!」一旁的楊初凝忙阻止道,她是府中的家生奴才,雖年輕個幾歲,卻也是少有的穩重。

陳雪茹不滿,倒是如今發個牢騷都怕給嫡福晉惹來什麼麻煩事兒了,一個妾如今也蓋過了正室的風頭。可是陳雪茹雖如此想着,也不敢將心中所想宣之於口,嫡福晉如今只剩一個空頭銜保留着性命,她怎麼能夠再給嫡福晉添些莫須有的罪名。雪茹放下手中的活兒,起身說著:「我去廚房給夫人拿些點心吧,夫人晚上用的少,怕一會兒覺着餓了。」

「順便端碗安神葯,這吵鬧了一日,夫人肯定沒有睡好。」初凝看了眼在床上躺着的嫡福晉,輕聲道。

禮樂聲剛畢,北風便席捲了整座北京城,雪茹捧着食盒從西跨院邊上的游廊經過,冷不丁瞧着幾個穿着不一的侍女從二門邊上走過,想來是才入府的新人,她便趕忙走上前。

「幾位倒瞧着眼生!」雪茹尋常似地問着。

「奴婢們是昨個兒入府伺候側福晉的,現下正要去領服飾。」排頭的侍女淺淺屈膝。

從前王府來新人都只供着嫡福晉一人伺候,如今嫡福晉住的西跨院,滿院都不足十人,而東跨院卻栽了滿滿一院子,只怕倒座的雜間都要收拾出來住人。雪茹雖替福晉打抱不平,卻也不好露於言表,只好揮手讓侍女離開。

如今側福晉在王府隻手遮天,連帶着王爺也偏向著孟氏,一應入宮請安也只帶着孟氏,連府中管事的權力也都交給了孟氏,倒叫嫡福晉獨自在這落魄院中,連每月的月例銀子都要被安在葯錢上說是開銷掉的。

邁過二門走了一截子,一個略微高挑的侍女喃喃着:「眼瞧着嫡福晉油盡燈枯了,她還這麼趾高氣揚的給誰看呢!」

「多嘴。」

敢在府中說這樣大逆不道的話,若放在以前早被轟出府去,可如今只是被排頭的侍女訓斥了一聲。嫡福晉這名分,可真是名存實亡,倒不如側福晉說話管事,端着王府女主人的架子。

翠禧軒廊下的鵲巢被打掃內院的嬤嬤清理了出去,王爺晉封親王也不見得派人來打整嫡福晉的院子,如今孟氏只是冊為一個側福晉,說的不好聽不過是一個皇家認準的高級妾侍,倒叫來了一大堆人來西跨院上下忙活,鬧騰了幾日,吵的嫡福晉頭痛了好些時候,夜裡睡覺都不得安生。

推開門,屋內也不見得比外面暖和多少,炭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