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宮一品夫人》[清宮一品夫人] - 第10章 得知真相(中)

允禮點着頭,東豐便退出了正堂,孟氏正帶着一群提着食盒的侍女進來,王爺撥弄着扳指,只見孟氏迎上前去:「一會兒蘇培盛要來,免得王爺來回勞累,妾身便將飯菜帶來正堂供王爺享用。」

孟氏說著隨即一揮手,侍女們皆走進了裡屋,將食盒中的碗碟一一擺在案桌上,她的做派倒是像極了這王府中的女主人。孟氏說道:「王爺晨起點心用的少,想來也是餓了,妾身伺候王爺用膳。」

「側室不可在正堂用膳,這規矩你也忘了?」允禮的語氣極其冰冷,像數九寒冬的凍刀子一般,孟氏略微愣住,她原本以為自己在府中當然地位有所提升,便是以王府女主人的身份四處張揚,卻不曾想還不如從前為侍妾時,在正堂伺候王爺和福晉用過膳也沒見王爺說過什麼,如今抬為側福晉了反而惹的王爺如此冷淡。

瞧見孟氏委屈的模樣,換作往常王爺便已讓她坐下了,到底也得顧着勤太妃的體面,可如今勤太妃求了皇貴太妃給自己納側福晉,還驚動了皇上,允禮自然心中不悅。

孟氏行禮道:「妾身只是伺候王爺而已,若王爺不喜,妾身便退下了。」

見允禮不為所動,琳琅只好扶着孟氏出了正堂,小廝走進正殿,行禮道:「怡親王的風濕又犯了,皇上請王爺前往養心殿幫着商量軍機處設立瑣事,張廷玉大人正在府外等着王爺一同前去。」

允禮應道,小廝便忙退了下去,允禮吩咐着:「午後讓側福晉領眾人接旨,不許驚擾了福晉!」

池塘的假山下養着的紅鯉魚顏色濃艷,文怡坐在一旁撥着水,雪茹瞧着文怡心情彷彿不錯,估摸着也是為著王爺來過的緣故。

「初凝急匆匆地前去襄陽府,雖王爺置辦了嫁妝,可這丫頭到底跟在我身邊多年,我嫁妝箱子里有對羊脂玉鐲是我娘親給我的陪嫁,從前未捨得當掉,你去托驛站送去襄陽府,銀錢就用這支素銀簪子抵了吧。」文怡將髮髻上的簪子取下來遞給雪茹,雪茹無法回絕,畢竟若真不答允,文怡反而會疑心初凝出府的真相。

雪茹接過簪子說道:「那鐲子是夫人對老夫人的唯一念想了,夫人果真疼愛初凝。」

文怡回過頭,她笑着:「你連初凝的醋都吃,怎麼我當年給你置辦的嫁妝還不體面了?」

當日雪茹成婚,從王府出嫁,脫離賤籍,還賜了一座二進院的小宅子,只不過雪茹把這宅子置賣了出去,如今什麼都沒有了。

這些東西如今文怡也是給不起了,她垂下頭,百感交集。

「夫人對咱們好,來日初凝回門,我定叫她給夫人磕十個響頭!」雪茹雖如此說著,卻知道初凝是無法再回到府中了,不過為了將王爺編的戲碼演下去,只得說著瞎話。

「初凝真的會回來嗎?」

雪茹一愣,福晉像是知曉什麼?這話的語氣不像是詢問,倒像是在質問自己沒有說實話。雪茹有些慌亂,可文怡只是尋常笑着看着自己,雪茹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