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宮一品夫人》[清宮一品夫人] - 第2章 今時不同往日

雪茹絲毫不畏懼如今這個從侍妾抬上來的側福晉,她隨鈕祜祿自康熙五十一年入府也有十六年了,自然也未將才入府幾年又是漢軍下五旗出身的孟氏放在眼裡。

雪茹道:「既穿朝服不宜入內院,怎的側福晉不能換身常服前來,倒派你個小蹄子過來算什麼……」

文怡輕咳了聲,扯着雪茹的衣裳示意她住嘴,再說下去恐怕真就壞了王爺的名聲。文怡開口:「去將我的朝服取來。」

「夫人!」雪茹急得就快要跺起腳來。

文怡笑着搖了搖頭,見侍女得意退下,雪茹便也就只好去將朝服取了出來。

「夫人怎的就這樣應了她,外頭天寒地凍,夫人身子本來就不好,就是不去又怎麼的。」雪茹有些許氣憤,文怡卻嘆着氣:「我如今不過罪臣之女,還擺什麼架子,沒得惹王爺煩心。」

雪茹板著臉,都這個時候了,自己得主子卻還想着不讓王爺煩心,可當初夫人娘家落魄得時候,也不見王爺幫襯過什麼,反而是轉眼就寵愛了孟氏,冷落着文怡保住了他自身這個親王得爵位。

如今孟氏脫了賤籍,入了皇室玉碟抬作了側福晉,怎麼是自己這早無娘家依靠的罪臣之女能夠得罪的,若非還有個嫡福晉的名頭,指不定夜宿街頭的就是自己了。

雪茹不平:「好歹夫人也是嫡福晉,是入了宗人府玉碟的正妻啊!」

如今想來,不過只是個莫須有的名分,就算貴為和碩果親王的嫡福晉又如何,還不是照樣被禁足在王府,走哪兒都要被人指指點點。

「你瞧我還需要戴什麼首飾嗎?」文怡虛弱地走到梳妝台前,看着妝台上零散着得幾個不值錢的簪子,隨即搖着頭,「也罷,這些東西都當不出去,更有失王府的體面了!」

初凝走進了屋子,她和雪茹一樣是黑着臉,她氣憤地說道:「孟氏也太過分了,連一乘轎子都沒有派過來。」

文怡笑着搖了搖頭,她如今這樣的身份,又怎麼好坐轎輦呢,她道:「無妨,咱們走着去吧!」

果親王府是三進兩跨院的府邸,從西跨院到正堂雖只需一盞茶的功夫,可文怡的身子也是經不起這樣折騰,為了不讓她在王府受到一丁點兒的重視,孟氏連一乘軟轎都沒有派來。邁進正院的大門,孟氏忙上前迎接,堵在門口便行禮稱着姐姐,寒意侵骨,文怡便咳了兩聲。

一出姐妹情深的戲碼演的是惟妙惟俏,這門口倒是只有一副尊敬面孔的側福晉孟氏,和滿面愁容的嫡福晉鈕祜祿氏。

雪茹見文怡有些站不住腳,便說道:「側福晉,福晉身子弱,煩請兩位移步內堂說話。」

孟氏笑着攙扶上來,宛如親妹妹一般,她忙說著:「是妾身的不是了,難為姐姐還要過來一趟,還請姐姐上座,請受妹妹大禮。」

內堂雖燒着炭火,門窗卻開着透着風,不用想也是有人刻意而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