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宮一品夫人》[清宮一品夫人] - 第4章 王府貴妾

寧壽宮後殿西暖閣的門微掩着,太監通傳後,雪茹便扶着文怡走了進去。

本以為只是勤太妃召見,卻見坐在塌上的婦人捻着紫金佛珠,身着青褐色金鳳紋旗裝,此人是先帝佟佳貴妃,如今雍正繼位尊封其為皇考皇貴妃,位居太妃之首,而勤太妃原只是嬪位,就連這妃位還是得雍正皇帝尊封,如今便也只得隨侍於皇貴太妃身側。

「晨起本宮瞧見自己又多了一縷白髮,到底是咱們老了,快到花甲之年,這身子也不見得利索了。」皇貴太妃不悅,。

勤太妃忙俯身說道:「娘娘自打康熙二十九年入宮,如今也有三十多個年頭了,妾身幾個還打算湊個份子給娘娘置辦場席面樂呵樂呵呢。」

行過禮,文怡坐在一側,皇貴太妃看向她:「聽聞側福晉有了身孕了?」

「回娘娘,奴才也是昨日才知曉的。」文怡微微頷首,皇貴太妃看向勤太妃接著說道:「到底是你有福氣,兒子享親王尊位,如今也快有孫子了,比不得我是個孤家寡人。」

勤太妃比皇貴太妃年長,卻免不得隨時附和着,到底位高一級壓死人,太后仙逝,先帝的嬪妃中自然得以皇貴太妃為尊。

「皇帝念着受娘娘撫養過,這不又賜了位秀女過來給娘娘作陪,妾身的妃位雖是皇上抬舉,但也是藉著娘娘的光。」勤太妃轉而錯開話題道。

「既說到這,倒叫本宮想起,果親王如今已過而立之年,別的王爺在這個年紀都準備給子女議親,也是你這個福晉不夠稱職,膝下如今連一子半女都沒有。」皇貴太妃轉而看向文怡,責問道。

文怡忙起身謝罪,皇貴太妃看向一旁的勤太妃:「你是漢人,又是宮女出身,教導不好兒媳也不怪你,好歹也得為了你兒子的後嗣考慮。」

勤太妃弓着身子不敢作聲,皇貴太妃喚了一名身穿藍綠旗裝的秀女入殿,秀女請過安後,便被皇貴太妃召上前去。皇貴太妃笑着言道:「這是今年選秀留牌子的玉茗,十五歲,正藍旗舒舒覺羅氏厄爾布次女,本宮有意把她賜給果親王為側福晉,福晉覺得如何!」

「王爺府中已有數名侍妾,妾身若收下玉茗姑娘,怕王爺來日怪罪。」文怡說後,思索了片刻接着道,「五阿哥如今也十六了,依奴才愚見,不如嫁給五阿哥為嫡福晉,更顯尊貴與體面。」

「皇貴太妃說什麼便是什麼,哪有你還嘴的地兒。」勤太妃訓斥着,皇貴太妃拂手,讓玉茗退下後才說道:「弘晝到底是皇上子嗣,皇后雖鳳體違和,但自有熹妃和裕嬪操心着弘晝的婚事,我不過一先帝遺孀,怎好插手他們的事兒,沒得叫外人看笑話。」

「舒舒覺羅氏乃孝昭仁皇后與溫僖貴妃母家,奴才覺得若讓玉茗姑娘做側福晉,只怕委屈了她。」文怡道。

皇貴太妃撥弄着佛珠,一言不發,宮中人事複雜,皇貴太妃也算是文怡四嬸的姐姐,玉茗也是她東扯西拐能攀上的族妹。殿中頓時沒了聲響,幾個替換茶水的宮女連大氣都不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