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宮一品夫人》[清宮一品夫人] - 第5章 做戲的行家(上)

瞧着熹妃遠去的背影,雪茹嘀咕道:「同樣是鈕祜祿氏族的女兒,怎的偏咱們如此這般。」

文怡拍着雪茹的手,示意她這是在宮中,然而雪茹卻接著說道:「這佟國維當初也是擁立八爺為太子,怎麼到最後他被追贈了太傅,老爺就要落得這樣的下場!若不是為著孝懿仁皇后撫養過皇上一段日子,這皇貴太妃又有什麼可洋氣的。」

幸而周圍沒有來往的太監宮女,否則雪茹此言一出免不得一場杖刑,文怡皺着眉頭,情緒稍有些激動,便猛咳了兩聲,似有些體力不支,初凝急忙輕拍着她的胸口朝着雪茹說道:「姐姐別說了!」

文怡也是個死心眼兒,本是只給皇后請過安就已是規矩萬分,卻連一直養病的懋嬪也都給拜見請安了,想來也是文怡不想留人話柄。出宮時已過了傳膳的點,坐上轎子,小廝似有抱怨,雪茹訓斥道:「怎麼,兩位當這差是覺得委屈了?」

「這是一點兒心意,你們雖是側福晉指來的,到底跟在福晉身邊,也不能叫福晉薄待了你們。」初凝說著便從荷包中取了小半吊錢賞給抬轎的小廝。

雪茹忙湊上前來:「如今夫人的俸祿停了近兩年,房中能變賣的東西也都變賣了,你從哪兒變出這麼多銅板。」

「今早側福晉身邊的人拿了一包銀子……」

「你糊塗啊!」雪茹責怪道,「怎麼可以拿孟氏給的銀子。」

「這裡足足有二十二兩四錢,雖不多,但起碼能夠咱們仨過冬了。」初凝接著說道,「我聽說是王爺發了話,讓孟氏照顧好夫人,你就別太擔心了。」

「真的?可夫人從前每月的俸祿都是二十八兩半,加上府中月例都有近五十兩,可如今倒要守着這麼點碎銀子過三個月。」雪茹邊走邊嘆氣道,初凝道:「好啦,太妃雖面兒上冷待夫人,好歹時常送來東西,那人蔘不就能給夫人入葯了,也用不着拿去換了。」

初凝不知太妃只是不想福晉在新人入門前病逝罷了,不然也不會近幾月才隔三差五的給文怡送補品,到底太妃也不傻,不會真讓了孟氏成為這果親王夫的主母。

雪茹從前也是小官家的嫡女,只因出身上三旗包衣而通過選秀入宮做了宮女,又得福晉恩賜脫了賤籍,心氣兒自然也不同於初凝那樣低微。「那一會兒我就去將夫人的吉服取回,你便煨了參湯伺候夫人服下。」雪茹說道。

初凝點着頭,這時果親王府的馬車在不遠處停了下來,孟氏從車中下來,她朝着轎子走來,雪茹輕聲在轎子旁說道:「夫人,孟氏來了。」

京城的道路錯綜複雜,從王府到宮門也不止這一條道,兩人卻是在這個地方碰了面,說是緣分也不盡然。

「怎麼在這兒都能遇着側福晉!」雪茹有些不快,出口所言也讓人聽着諷刺,只見孟氏沒幾步便走到轎子跟前,她行禮道:「竟這麼巧在這兒碰見了姐姐,到底是和姐姐有緣,人來人往的街上都能打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