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宮一品夫人》[清宮一品夫人] - 第6章 做戲的行家(下)

出了正屋,關上門,初凝正靠在游廊下捻着斗篷上不規整的絨毛,雪茹走到身邊坐下,她嘆着氣,初凝抬起頭,疑惑着:「你好端端地嘆氣做什麼!」

雪茹壓低了聲音,悄悄說著:「我是實在不明白,為何就因為娘家沒落,夫人就要遭受這樣的待遇。」

「樹倒猢猻散,牆倒眾人推,咱們夫人沒有褫奪位份流放已然是皇上顧着果親王的臉面了。」初凝道,雪茹搖着頭,她看着初凝手中正撫着的斗篷,這還是數年前王爺為夫人尋來的上好毛料製成的斗篷,從前不值一提,如今卻成了滿院子最珍貴的物件之一。

「你說這孟氏冊立側福晉是勤太妃有意為之?為了作甚,難不成取代夫人的地位!」

「不會!」初凝回答地斬釘截鐵,倒是惹得雪茹一下子來了精神,雪茹忙問着:「為何?」

初凝愣了愣方才說道:「孟氏的出身,就決定了她不會成為這王府的女主人,更何況勤太妃怎麼會要這樣的一個出身的女人坐上嫡福晉的位置,你仔細想想便是。」

這樣說來也是,孟氏的出身本就是比自己還低,若說是孟氏都能夠坐上嫡福晉的位子,那麼自己豈不是做個皇妃都是綽綽有餘了。雪茹知道自己在胡思亂想了,便趕緊搖了搖腦袋,雪茹開口道:「到底夫人還是這王府的嫡福晉。」

「皇上到底念着孝懿仁皇后的養育之恩,只怕咱們夫人正室的地位也是不穩。」初凝到底是果親王府的家生奴才,平日小心謹慎連着心思也更為細膩。

初凝接著說道:「方才你們去寧壽宮可是為了舒舒覺羅氏為王爺側福晉一事。」

雪茹詫異,她平時做事火急火燎,全然未曾這樣細想,初凝接著說道:「前個兒有婢女私下議論着,舒舒覺羅氏厄爾布的夫人頻繁入宮給太妃請安,且今日太妃又召見了夫人,若不為著此事,皇貴太妃也不至於如此閑得慌,會做這樣的惡人。」

「可是這樣的事,對皇貴太妃來說並無好處啊!」雪茹不解,可是初凝卻看得很透,她說著:「有些事情你看着毫無關係,可是你卻並不知道皇貴太妃明面上賣給勤太妃和舒舒覺羅氏一個好處,背後能夠換來多少忠心,有了這等說話辦事的話語權,日後在宮中更是能夠說得上話了。」

「夫人受娘家拖累,這些個人便肆無忌憚的作賤,從前為著孝昭仁皇后與溫僖貴妃是夫人的親姑母,誰人不忌憚着夫人娘家的權勢,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如今連這樣出身的孟氏都敢給夫人臉色瞧了。」雪茹起身,她邊下着台階邊說道,初凝連忙制止,幸而院中空無一人,這點牢騷話也不怕被有心人聽去。

「得了,你去三進院旁花園邊上問柴房看門的喜婆子,上次鑲嵌冠子的珠子可有無剩的,夫人的冠子也得換幾顆亮堂的珠子了,年前還要進宮參加宴席,沒得又要叫那起子見風使舵的人挖苦。」雪茹道。

初凝抱着理好的斗篷進了翠禧軒的正屋,關上門,躲在暗處的侍女使了個眼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