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宮一品夫人》[清宮一品夫人] - 第7章 栽贓(上)

「正是呢,妾身也覺得不該讓福晉如此勞累,這不怕福晉心氣兒高,正想派人給翠禧軒貼補些呢!」

孟氏說罷便喚來了貼身丫頭,她開口說著:「一會兒你去取二十兩銀子給雪茹姑娘,讓她別告訴了福晉,就說是王爺賞的。」

見丫頭愣在原地,孟氏便疑惑問道:「怎麼了?可有何事?」

「主子正說著二十兩,倒是奴婢今日丟失了二十多兩銀子,有着主子命奴婢去給侍女們做新衣的二十兩,還有奴婢剩下的二兩四錢月例銀子。」丫頭跪下說道。

孟氏側過頭瞥了一眼王爺,轉而看向跪在地上的丫頭問道:「可是遺落在了何處,這二十兩雖不算多,但也不能平白在府中消失了去。」

丫頭接着言道:「說來也是奇怪,那麼大包銀子,還是裝在主子賞賜的荷包之中,若是旁人拿了自然也是知道這是咱們院中的東西,可是四處都不見得,怕是已有人……拿了去。」

小丫頭說著便頓了頓,似乎話有所指,她依舊低着頭,跪在原地。

「侍妾格格的月例銀子是三兩二錢,連妾身的月例銀子也不過八兩六錢,福晉自從被皇上撤了俸祿,月例也只有從府中賬房支出的十五兩半,算上拿葯請郎中的開銷,妾身怕翠禧軒有侍女手腳不幹凈!」孟氏道。

「翠禧軒就三人,連帶着東跨院一共也才七人,福晉已私下將房中物件變賣的所剩無幾,怎得還養不活這幾個下人?」允禮質問着,倒是像孟氏虐待了福晉一樣,孟氏委屈道:「妾身也只是疑心,這二十兩是府中二十來個近身侍女過年關做新衣的銀子,若在府中平白丟失,讓外人知道了還免不得議論王府的規矩。」

允禮猛的一拍桌子,丫頭連忙叩首嚇得哆嗦,孟氏叫來了幾個侍女吩咐着:「你們在王府找找裝着二十多兩銀子的荷包落在了哪兒,若是找不到,今日便將你們盡數趕出府去。」

「等等!」正當侍女們準備離開之時,允禮叫住了她們,他板著臉,「抖抖身子!」

見侍女身上都不曾有,便揮手示意她們離開,允禮單手撐在一旁的桌子上,拖着額頭言道:「你先回去休息吧!」

跪在地上的丫頭連忙起身去攙扶着孟氏,孟氏將茶水遞到王爺面前,啟口道:「王爺上朝累了,妾身陪着王爺等吧。」

坐在耳房的雪茹和初凝都聽見了院內腳步的聲音,雪茹趕忙從側門旁的窗戶探出頭去,才見是孟氏身邊的丫鬟。

「這個時辰你們過來作甚。」雪茹問道,不明所以。

「奴婢得側福晉吩咐,四處尋找昨日丟落的荷包,還請姑姑行個方便。」一個侍女搪塞地回道,雪茹攔住了一個侍女的去路,開口:「側福晉如今也敢來搜嫡福晉的院子了?什麼規矩!」

侍女笑着言道:「不是咱們不懂規矩,是王爺吩咐的搜院,咱們也只不過是奉命罷了,難道姑姑要違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