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宮一品夫人》[清宮一品夫人] - 第9章 得知真相(上)

文怡開口道:「王爺說初凝到了婚嫁的年紀,便賞了恩典讓她回襄陽老家和從前議親的郎君完婚,還特地備了一份嫁妝。」

「初凝呢,怎麼不見她。」文怡打量着房間里沒有初凝的身影,也沒聽見她在屋外伺候着,便問道。

雪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好愣了些許,思索了片刻方才松下口氣:「奴婢剛送了初凝出門,念着夫人還在安睡,便沒有吵醒夫人!」

「這丫頭,走的這麼急,連個招呼都不打,也忒沒規矩了些。」文怡微微搖着腦袋,暗淡的神情訴說著自己未能送初凝出嫁的遺憾,可到底沒讓初凝跟着自己受罪,便是托王爺的恩惠了。

用過晚膳,雪茹捧着食盒從西跨院門的台階上走下來,還未走過轉角處的她正巧碰見琳琅提着裙擺邁進二門的門檻。

雪茹自然知道琳琅此番來的用意,她趕忙上前將琳琅推出二門外,也顧不上手中提着的食盒就扔在一邊,怒斥道:「你過來做什麼!」

琳琅差點兒栽了跟頭,她站穩之後才抖了抖裙擺,氣憤地說道:「側福晉讓我來給嫡福晉送鐲子的,是側福晉為著初凝姑姑出嫁的心意,你推我作甚!」

「誰不知道你們不安好心,肚子里憋着什麼壞沒得叫人噁心!」雪茹上前驅趕着,「去去去,我們翠禧軒用不着你們施捨。」

雪茹年長,個頭又高挑,氣勢上也壓了琳琅一頭,琳琅便頭也不回地離開,雪茹撿起食盒,想來剛才所為也是不妥。不過只要初凝的事不被福晉知曉,福晉也就不會動怒,身子自然就不會有什麼大礙。

雪茹喚來了一個侍女,將食盒交給她,到底不放心琳琅是否還會再來,雪茹只得在二門邊上守着。

「姑姑,這食盒可要拿去修下?」侍女低着頭問道。

食盒的邊上也有些裂開,雪茹垂下眼眸,從荷包中掏出一小錠銀子,開口道:「你們是剛入府的,按着規矩是沒有新衣,這補完食盒的錢就拿去置辦幾身新衣吧。」

也是為著怕這些侍女再被孟氏收買了去,如今就算翠禧軒上下沒了打賞奴才的銀子,雪茹也不想院中再多幾個背叛主子的丫鬟了。

雨下了兩天,氣溫也降了下來,涼風拂面清幽恬靜,從前熱鬧得西跨院也因王爺長久冷落而蕭條了下來。文怡披着斗篷站在窗前,望着空蕩蕩的院子,不免想起初入府時,王爺同自己在院中亭下玩笑論着詩詞,閑暇時候吹着晚風賞着綻放的鮮花。

到底是回不到從前了。

十六年了,王爺從先帝得十七子,到雍正初年的多羅果郡王,再到如今的和碩果親王,連帶着這王府也按着親王的規制擴建了一倍,早年間同王爺在花園中種下的小樹苗也長過了屋頂,只為著夏日能夠在樹下乘涼。文怡緊着斗篷,垂下頭無奈着自己這不順的一生,她咳嗽了兩聲,雪茹聞聲從偏殿走來:「夫人怎麼起來了。」

「你說這天兒是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