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在相逢終有期》[情在相逢終有期] - 第六章:私面

厲以聿的目光落到她手裡的簪子上,他對這個簪子隱隱有點印象,知道這是她曾經多麼寶貝的東西,眼神剛要微微有點軟,就聽到她那句話,男人要搶便搶,她也不想要了。
她的表情真的一副無謂的樣子,好像她只在乎那些個簪子,至於別的,她真的都不在意了。
厲以聿眸色沉沉的盯着她看。
曾經她成天圍着他,要死要活的跟着他,讓他厭煩的不得了,現在卻說這種話。
這是她的欲擒故縱之計嗎?
柳如姬抽泣着趴在厲以聿的懷裡,哭道:「我不懂姐姐說搶什麼的,是個什麼意思。
我剛住進來,不知道那是姐姐的東西,還以為是府里提早備下的,早上就拿出來用了,卻不知道姐姐看到之後,竟然發那麼大脾氣,我被姐姐驚嚇到,一時沒拿住,那簪子不小心掉了,結果姐姐就上來打我……」
沈綺羅冷眼看着,這女人真是好一副顛倒黑白的本事啊,若不是她親身經歷,恐怕都要信了她的這番說辭。
厲以聿安撫着柳如姬,冰冷的視線對準了沈綺羅,冷冷一抬手。
身後的護衛立刻狠狠鉗住沈綺羅胳膊,將她按得跪倒在地。
厲以聿:「污衊准王妃,掌嘴四十;以下犯上掌摑准王妃,十指拶刑,立即執行。」
原本安靜的綺羅汀響起了掌摑和拶指的慘痛叫聲。
柳如姬看着沈綺羅被一下下掌摑後面目血糊的臉,和十指淋漓的鮮血,嘴角終於露出滿意的微笑。
——
因為受刑,手骨受損,感染的傷口也沒有得到處理,加上身體已經有很多舊傷勞損,當夜,沈綺羅就發起了高燒。
迷迷糊糊燒到半夜,一桶冰水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