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先生,別仗着我寵你》[秦先生,別仗着我寵你] - 第9章 林建國的毒瘤

秦初堯淡淡笑了下,端起茶杯,食指輕輕地摩挲着杯沿,聲音一如既往地平緩:「林總別激動,我也就只是開個價而已,到底賣不賣,當然還要看你的意思。
不過——」
說到這,他突然就頓住了。
書房裡一下安靜下來,彷彿連空氣都變得冷凝。
林建國敏銳地嗅出一絲不對勁,警惕地看着他。
對秦初堯,商界傳最多的,是他談判的手段。
別人都是靠口才,靠數據,他不是。
他只有一個特點,找到對方最致命的地方,一劍封喉,讓你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只能任他宰割。
「我聽說林家有意與力輝集團聯姻,林總,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膽量啊,敢拿整個華煜的前途去賭。」
力輝集團,正是黃樂祥的公司。
林建國心底那點不安與不祥感,越發地濃郁了。
他本能地提出疑問:「秦總這話是什麼意思?」
秦初堯臉上淺淡的笑容漸深,緩緩道:「看來林總是真不知道,力輝集團的法人,已經換人了。」
「什麼?
是誰?」
林建國驚得站起身,很快意識到反應過大,又重新坐了回去,但臉上依然神色驚怒。
他執意要把林芷昕嫁給黃樂祥,除了看中人家一千萬的禮金外,還覬覦着整個力輝集團。
黃樂祥有過很多女人,年輕時候為防對方以子謀利要挾,策施做足,沒有冒出半個私生子。
但他運氣不好,五十多歲的時候,兩個兒子出海衝浪,結果竟遇惡劣天氣雙雙遇難,從此絕了後。
如果林芷昕嫁過去,懷了孕,哪怕生個女兒,也是力輝的唯一繼承人,等黃樂祥死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