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七日] - 第2章 墳頭

箐箐:王醫生,我是陳箐箐啊!我是婦科的護士啊 你忘了嗎?現在我有危險 只有你能幫我!

樓下科室的同事?這…..

今天正好休息,那一會去看看吧。既然是同事,雖然不是一個科室,可遇到難處應該互相幫助吧。更何況是遇到危險…

「該不會是要跟我借錢吧…」少澤畢業後剛剛工作2年,且在職讀研,也沒多少積蓄。不過他還是沒多想,既然情況緊急那就先去看看吧,沒錢人家也不會用搶的。

簡單洗漱過後,少澤穿好衣服,還用髮膠弄了個造型…

「喂,是我,這邊有點事情,咱們先去個地方」少澤把箐箐發的微信截圖給李汗發了過去。「然後再回你家打遊戲。」

大學時候別人都下票了,科三少澤怎麼都考不過,上次還把油門當剎車,駕校的破桑塔納狠狠撞上了大樹,教練氣的腦出血住院,還是少澤給找的主刀安排了床位,術後麻醉醒了還在病房罵罵咧咧了一個禮拜。就這樣,出於從小到大的友情李汗就成了臨時司機。

一路上李汗都在皺着眉頭,好像一隻上了年紀的哈巴狗。「這事不太對勁,這人你有印象嗎?就因為頭像挺好看你就信了?是不是她還不一定呢,而且這地方,這啥啊?鳥不拉屎的地方 肯定有詐啊!」。

聽得出來他這是慫了,可少澤還是覺得不去不好,如果真是需要他幫助又沒去,他在醫院的名聲怕是要遺臭萬年了,那個不大不小的M市四院 ,八卦流言蜚語能以每秒100兆的速度傳播。什麼誰跟誰曖昧了,出軌了,懷孕了,誰被扣**了,誰跟院長打起來了,有的沒的,都傳的五花八門還附加各種版本。

出市區道路越來越顛簸,有點像皇上坐在馬車裡,搖搖晃晃。

周圍一輛車也沒有 導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