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歡》[囚歡] - 第一章 藏嬌

北溪六年夏,鑼鼓聲嗩吶聲歡呼聲一直不停,張燈結綵,陽光透過瓦礫照射四周,沒拉下每一個角落,老百姓們穿戴好衣衫,原因是收復西北一地,聖上下旨全部免稅一年,百姓自然也就不愁吃穿,都沉浸在喜慶的氛圍中。

承乾殿里一個少女躺在床榻上,一張沒顏色的小臉上蒼白且帶着些淚痕,長而卷的睫毛緊緊閉着,身子像嬰兒一樣縮在棉被底下,可以看出睡的並不安穩。

卯時三刻,有婢女輕敲了下房門來提醒皇帝要上朝了。

少女的睡眠很淺,聽到一點聲音就醒了,剛撐起身,就被一股力又按到了榻上,雙手從身後攬過她的腰身,把她抱在懷裡。

「乖,昨晚累壞你了,再睡一會兒」男人輕咬着她清秀且敏感的耳垂。

贏勛的身形纖長,生的清雋疏朗溫潤如玉,挺立的鼻樑和那曜燦的薄唇,一雙勾人的黑色瞳孔深淵的像要將你吸進去般,挺拔的脖子,整個人充滿了禁慾斯文感。

只要他願意,他能讓你是世間女子都期盼的伴郎,撩撥的手段一套一套的,就算是經常去那風花雪月的風流浪子也是比不得的。

要是他不願,他也是最讓你心驚膽寒的魔鬼,若是惹他不高興,卧榻間的歡愛便成了讓人慄慄危懼的刑罰,受過幾遭過後,便一輩子看着他露出微微的笑容都會有痛入骨髓之感。

贏勛早就沒有睡意,大手開始放肆,兩片性感的唇瓣也一直不規矩。

蘇囡在他懷裡被迫接受他的吻,安靜的接受他的索取。

「囡囡,你怎麼還是那麼香,抱一輩子也夠」嗓音沙啞的他像只沒吃飽的野獸,鬼魅的枕着雙臂,懶洋洋的窩在她身旁。

「勛哥哥,你還是快點去上朝吧!別耽擱了」少女抬頭看着他說,嗓音沙啞的嬌軟至極。

男人纏了她一會,便放開她自行掀被起身,披衣下地。

「等下了朝,我帶你出宮」贏勛可能看她沒有精神似的「囡囡乖,睡會兒,聽話」男人的聲音深情又溫柔。

他向來都是一個控制欲極強的人,她不帶任何情緒的閉上了眼,見他離開了,她也沒有睡的**了。

聽到出宮她現在並未有多少感想了,渾身沒了力氣,許是昨天被罰的刻入骨髓了吧。

多年隨身侍候的侍衛見秦察覺到從承乾殿里出來的主子頗有些神清氣爽。

也是,他昨晚在窗外聽到的那些聲音都覺得震撼。

贏勛離開後,便有宮女將早準備好的溫水抬進浴房。

每次翌日,蘇囡總要泡身子解乏,對此,宮人們都習以為常。

「你們都下去吧。」她的貼身丫鬟流香揮退宮人,然後自己也退去並親自關了門。

蘇囡是不願意沐浴的時候有人服侍的,有一次她在浴房聽到一群宮奴談論她身上的印子……

一個宮婢說:「姑娘身上那些痕迹怎麼這麼一直都不消,難道皇上他天天……」

「小點聲」

另一個宮婢用手擋住一半的嘴,壓了壓聲音,「你沒發現那些痕迹深淺不均嗎?我聽說顏色深說明時間早,淺色的想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快消失了。」

「天吶,不是說這些痕迹幾天就能消失嗎?可我看到姑娘脖子上有一個痕迹顏色可深了,想來陛下當時真是不知輕重的,力氣也大。」

「何止這些,我還看到姑娘身上有咬跡呢。剛開始我真的不敢相信,還沒有伺候咱們姑娘之前,我可不信咱們性格溫柔的陛下在榻上會那麼厲害。」

「真的遺憾呀。」宮女們不知當然囡囡將話都聽到了,聊的話題甚是大膽,「可惜咱們這運氣就沒姑娘那好福分了,要是陛下能憐惜憐惜咱們,那我們也算是沒白活呀。」

笑聲傳出,小宮女說話愈加口無遮攔:「你還想求陛下憐惜呢?姑娘身上那些印子你是沒有看到嗎?說不定是種折磨呢?天天都這樣誰受得了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