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歡》[囚歡] - 第8章 不化骨

徐清則是站在原地沒有動作,畢竟這種阿諛奉承的事情,在明月觀內可沒有先例。

例如他唯一的小師弟菜小多,一天天的只要指望他不去搞事情讓自己幫忙擦屁-股就好了。

奉承什麼的,吃了一半的雞腿遞給你算不算。

身穿唐裝,叼着根煙斗,眼神淡然一副高人風範的羊老穩穩噹噹坐在車內。

林如意幾人走上前來,恭恭敬敬的拉開車門。

羊老下來,吳天三人馬上露出了笑臉規規矩矩的問好。

「嗯,先進去看看情況吧。」

「是是是,羊老您請!」

「有羊老在,這件事情必然手到擒來,我已經安排人準備好了酒席,忙完還請羊老賞個臉一起坐坐。」這可是巴結高人的機會,吳天當然也不會錯過。

羊老點了點頭,隨後道:「聽說你們還請其他人來?」

說到這,吳天臉色有點不太自然,莫非羊老這是要怪罪的意思。

關鍵時刻還是趙括懂事,他眼珠一轉,隨後嘿嘿笑道:「確實有這事,不過羊老您別放在心上,吳總也是一番好意,而且徐道長的本事也不小,不會給您老添麻煩的。」

「哼,只此一次,下不為例。」羊老冷哼一聲,嚇得四位老總後背都出了一身冷汗。

得罪了羊老的人,下場一般都很慘,即便是以他們的身份也不敢多說什麼。

羊老在幾位老總的前簇後擁下 ,邁着步子緩緩往工地入口走去。

站在徐清身旁的幾位工程領導人在得知羊老親自過來時,更加慶幸自己前面沒有跟趙括硬着剛。

人家連這種高人都能請來,到時候要收拾他們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不過唯有徐清在看見吳天等人口中的高人,卻心裏頓時一樂。

果然不是冤家不聚頭,世界也太小了點,這老頭不是那天晚上在亂葬崗被自己揍了一頓,沒想到傷勢恢復的還挺快,略施粉黛的就看不出來了。

「羊老,那位就是徐道長,您別看徐道長年紀小,但一身本事確是實打實的,不過比起您老來說肯定是略有不如,還請您多擔待一下。」作為邀請人,林如意馬上開口道。

「嗯。」羊老淡淡的回了個字,接着往林如意所指的方向看去。

這不看還好,一看他臉上那副淡定從容的樣子瞬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惶恐。

「天殺的,這臭道士怎麼會出現在這!!!」

那晚徐清施展道術劍影,一劍斬落綠僵的強大形象一直深深印刻在羊老的腦海里。

後來他也消去了什麼報復的念頭,但沒想到才隔了多久,自己居然又撞見了這倒霉孩子。

「羊老,您怎麼了?」看出羊老臉上的表情不對勁,林如意還以為是他瞧不上徐清,正打算好好解釋下。

誰知原本剛才還擺着架子慢悠悠走着的羊老剎那間加快了速度,臉上洋溢着燦爛的笑容走到徐清的面前率先伸出了雙手。

「嘶……實在是沒想到,老夫居然還有緣能跟道友再次見面,老朽羊史丹,若是道友不嫌棄,直呼我一聲老羊就好,不,小羊也行,幸會幸會!」

看着畫風突變的羊老,吳天等人也傻眼了。

羊老在他們的圈子裡,那可是跟陸地神仙般的人物,沒想到面對一個籍籍無名的小道士,居然如此客氣,甚至說得上有些諂媚的意思。

徐清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心裏想着這老頭腦子不會是被自己打出問題了吧。

我打了你,你居然還能對我笑得出來,有點懵。

不過老話說得好,伸手不打笑臉人,對方既然如此上道,他也不會不給面子。

但徐清只是微微行了個拱手禮,羊老可不是什麼好鳥,自己乃是名門正道的代表,還是不要跟他套近乎的機會。

見狀羊老也不氣惱,廢話,他也不敢啊,這小子下手可狠了,連老人都敢打。

「沒想到羊老和徐道長居然也認識,那實在太好了。」吳天笑着道。

連羊老都對徐道長如此客氣,那不就說明了他找的人絕對妥妥的。

接下來寒暄了幾句,徐清就直接開口要進去看看情況。

畢竟道觀里現在只有菜小多一個人在,保不齊回去的時候這臭小子會折騰出什麼亂子,還是速戰速決為好。

來到出事的地方,隔着老遠眾人就看見了一副渾身漆黑的棺材橫放在工地的廢墟上。

除了徐清和經常與殭屍接觸的羊老外,其他人都露出了畏懼和不安的神情。

吳天訕訕一笑道「二位高人,要不我們在此等候你們好了,說實話越靠近那東西我們可就心越慌。」徐清也沒為難他們,便答應了下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