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路香途李睿》[權路香途李睿] - 第1章:被女上司打壓

青陽市水利局科員李睿年僅二十六歲就當上了副科級幹部,在當地算是個年少得志的官場新進。
可最近兩年來他的仕途之路並不順利。
原來,一直提攜他的老上司退休了,而新來的女上司又對他各種打壓,眼看着升職無望,很多後來的同事都超了上來,心裏很着急。
現在,他坐在酒桌旁,喝着五十六度的老白乾,醉意漸濃,酒入愁腸愁更愁,想到自己的可悲處境,心裏暗暗不爽,那個女人憑什麼騎在自己頭上作威作福,自己卻打也打不得、罵也罵不得?
自己跟她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讓她三百六十天如一日的將自己當奴隸一樣使喚喝罵?
是害死她老爸了,還是搶了她老公了?
這麼想着,他下意識瞥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頂頭女上司、水利局防汛辦主任袁晶晶,心中惡狠狠的想着:「兔子急了還咬人呢,真把我逼急了,跟你同歸於盡!」
袁晶晶似乎感受到他的惡毒目光,從與別人的笑語聲中抽出空來,回敬了他一個高傲而又凌厲的眼神。
這個眼神嚇得李睿噤若寒蟬,酒醒了大半,忙垂下眼皮假作喝酒,心說這賤人喝了那麼多酒居然還能保持霸道本色,看來自己註定被她吃得死死的。
想到這,暗裡長嘆一聲,唉,自己得罪誰不好,怎麼偏偏得罪了這個女魔頭呢?
提起袁晶晶,那可是青陽市水利局公認的局花,年輕貌美,體態婀娜,會穿衣會打扮,上下班都會開着一輛紅色甲殼蟲招搖過市。
這樣一個妖嬈嫵媚、富貴逼人的極品美女,幾乎成了市局所有男人的夢中女神。
可以這麼說,是個男人,只要見過她一面,就想把她追到手。
李睿也曾對她懷有不切實際的想法,還曾覺得,她是自己的頂頭上司,自己憑着英朗的外表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
哪知道陰差陽錯,辦公室戀情沒搞出來,反而變成了她的死敵。
李睿記得自己跟她結怨的經過,一共兩次。
第一次是袁晶晶調到水利局任防汛辦(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主任成為他頂頭上司後的某天,他跟局裡兩個關係不錯的同事在樓梯間里抽煙,不知怎麼的就說起了她。
男人湊到一起說起某個女人,尤其是美女,話題自然很不正經。
其中一個說,她年紀輕輕能當上防汛辦主任,完全因為她是現任局長張建設的情兒,沒看她整天往局長辦公室跑?
另外一個說,你那是扯淡,真正的內幕是,她是市公安局局長馮衛東的女人,我親眼見過馮衛東送她來上班。
當時因為袁晶晶的突然空降,阻礙了李睿升為實職副科,他心中有些不爽,就跟着發了一句牢騷,說,她長的就是小三兒的樣兒。
話音剛落,就見袁晶晶沉着一張俏臉從上層樓梯轉了下來。
她沒看另外兩人,冷颼颼的目光在李睿臉上打了個轉就走了。
從那天以後,李睿就成了防汛辦的業務骨幹,苦活累活臟活重活全由他一個人包了圓。
李睿當然知道袁晶晶是在報復自己,可沒辦法,誰叫自己說錯了話呢,只能認了。
第二次他犯的錯則更過分了。
水利局去年年終前在市裡唯一的五星級酒店「盛景大酒店」舉辦年會,包了個大宴會廳。
李睿不會跳舞也不愛唱歌,吃了些自助餐之後就坐在沙發上喝飲料。
這時袁晶晶忽然坐到了他對面吧台的高腳椅上側坐品酒。
她是那次年會的女主持人,穿得特別迷人,上身是深V型的白色雪紡衫,下邊是條黑色一步短裙,修長的大腿就那麼露在外面,不着**。
當時袁晶晶的坐姿不太雅觀,兩腿在高腳椅上分開了一定的角度。
李睿有次抬頭,無意間正好看到這幕不雅,說來怎麼那麼巧,他剛看了一眼,還沒來得及避嫌轉頭,袁晶晶就發現了他的視線,她低頭看了看,很自然就誤會了他,雖然沒當場發作,但自那天以後,李睿就徹底變成了她的眼中釘肉中刺。
袁晶晶利用權力給他各種小鞋穿,輕則怒罵申斥,重則令他寫檢討書,各種晉陞的推薦選拔也將他排除在外。
別說升遷無望,在辦公室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
想起往事,李睿唏噓不已,如果當初自己沒說那句不該說的話、沒看那個看了也白看的地方,就算現在跟袁晶晶產生不了辦公室戀情,起碼做個堂堂正正、有尊嚴的副主任科員還是可以的吧?
這倒好,晉陞無望,天天被她當驢一樣的肆意斥罵使喚,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