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路香途李睿》[權路香途李睿] - 第2章:陰差陽錯

李睿好心被她誤解,瞬間漲紅了臉,惱羞成怒,氣得只想破口大罵。
但長期受制於她的威勢,自然知道她的手段厲害,哪裡敢再次得罪她?
心想我惹不起你總躲得起你吧,轉身就走。
袁晶晶見他要走,叫道:「站住!」
李睿沒好氣的說:「還要幹什麼?」
袁晶晶很不客氣的說:「把創可貼給我留下,我自己會貼。」
李睿鬱悶的摸出錢包,從裏面夾層拿出一貼創可貼,隨手往袁晶晶手邊床上扔去,轉身欲走。
誰知創可貼太輕,沒扔到床上,而是輕飄飄落到了地上。
袁晶晶立時不高興了,叫道:「你給我站住!
你這是什麼態度,啊?
你扔誰哪你?
居然敢扔我,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主任?
還有沒有我這個領導?
還敢沖我撒氣,真是無法無天了你。
你還想不想在防汛辦幹下去,不想幹了早說!」
李睿喝了一肚子煩心酒,心裏本來就在憤懣不已,被她藉著這事一頓訓斥,甚至遭到威脅,再想想剛才扶着她回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卻讓她這頓侮辱,肚子里的火騰地一下就冒起來,叫道:「我早就不想幹了,怎麼著,你能開除我嗎?
切,跟我耍領導威風,你還差得遠呢。
別以為自己是個主任就牛皮哄哄了,其實你狗屁不是!」
袁晶晶沒想到他居然敢跟自己當面對罵,氣得立時從床上站起來,怒道:「你跟誰罵街呢?
你罵誰呢你?
你再給我說一遍?
你敢再說一遍,你信不信我讓你從水利局滾蛋?」
李睿藉著酒意也不管不顧了,道:「我就罵你呢,怎麼了,你整治我整治了那麼久,我罵你一回都不行?
還讓我滾蛋,威脅我?
哼哼,《公務員法》我可是背得滾瓜爛熟,裏面沒說罵領導就要辭退。
你總說我是人頭豬腦,我看你才是真正的人頭豬腦。」
袁晶晶聽到這話,好像受了莫大的侮辱一般,氣得咬牙切齒,伸手指着他叫道:「反了,反了天了,你居然敢反過來罵我了,我……」 李睿冷冷的打開她的手,道:「少指着我。」
他這下力氣用的不小,打在袁晶晶手背上,立時發出啪的一聲脆響。
袁晶晶吃痛,「啊」的一聲驚叫出來,立時就爆發了雷霆之怒,叫道:「你……你……你居然敢打我?
王八蛋,真是反了天了你,我……我打死你!」
嘴裏叫着,身子已經跳起來張牙舞爪撲向李睿。
李睿想不到她說動手就動手,微微心驚,急忙退開兩步,胸前襯衣卻被她抓住,立時被她把襯衣下擺從褲子里揪了出來。
袁晶晶右手抓住他的襯衣,把他往跟前拽,左手五指成爪,往他臉上抓去。
李睿大駭,這要是給她抓上,自己可就破了相,趕忙伸手推了她一把。
盛怒之下,出手沒有留情,這一推力道不小,推得袁晶晶直往後退。
袁晶晶手裡一直緊緊抓着他的襯衣,一發狠就也將他抓了過去。
退到床前,袁晶晶膝彎卡在床邊,整個人倒在床上。
李睿稀里糊塗的,不知道怎麼的被她小腿一絆也倒上去,居然壓在她身上,差點親在她臉上。
袁晶晶真的怒了,暴怒之下發揮出動物的本能,張開嘴巴對着他臉就咬過來。
李睿看到她白森森的牙齒,嚇得心驚肉跳,急忙閃躲,臉蛋倒是躲開了,下巴卻被她咬個正着,立時傳來一陣火辣的疼,一股血腥味撲鼻而入。
李睿伸手在下巴上摸了一把,拿到眼前看時,一手的血,真是又驚又氣,無限的怒火忽然從心頭竄起,衝進腦海,燒得他忘了一切禁忌。
「老子已經忍你很久了,既然你逼我,那我今天就和你算個總賬!」
新仇舊恨一起發作,李睿變得狂躁無比,他按住袁晶晶雙臂,低頭朝她下巴咬去,打算來個以牙還牙,被怒火以及酒精充滿的大腦並不考慮這樣做是否有失男子風度。
袁晶晶比他還凶,張口反咬。
兩人嘴巴竟然咬到了一起,牙齒碰撞後,四唇相接。
在這一刻,兩人都怔住了,但袁晶晶很快做了個錯誤的舉動,她仰頭撅嘴,試圖把李睿的嘴巴推開,但這更像是主動親吻李睿。
李睿感受到她的動作後,一腔怒火瞬間神奇的轉變為了邪火,完全是想都沒想的吻了回去,更是就此進入失控狀態…… 不知道過了多久,可能是一會兒,也可能是很久,屋中終於恢復了平靜。
「你滿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