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兵王大房東》[全能兵王大房東] - 第五章 杜小姐

「小子,你知道這是哪嗎?」

「喝酒的地方。」

「既然是喝酒的地方,你為何鬧事?」

「兩個不開眼的傢伙狗眼看人低,我們立了賭注的,只要我喝下了這幾瓶酒他們救得吃我一頓巴掌,願賭服輸。」姜昊淡淡說道,絲毫不把這些傢伙放在眼裡。

「你說立了賭注,誰知道?」歡哥臉色兇悍,腰間閃着一點冷光,他身後的人也將姜昊給團團圍住了。

「這裡這麼多人,他們都可以作證。」姜昊指着周圍的人說道。

歡哥一聽就笑了,咧了咧嘴,轉頭衝著周圍的人道:「幾位,誰給他出來作證啊。」

「什麼作證,我們是看到他在打人,想過來幫忙的。」一群人呵呵笑了幾聲,往後退開。

那開始勸姜昊的胖子倒是張了張嘴,最後還是一聲輕嘆,搖了搖頭退開了。

「看到沒有?你說的賭注不過是你打人的借口罷了。」歡哥冷笑了起來,一伸手抓住了姜昊的胸口,道:「小子!我這裡這麼多客人,你要是隨意動手傷着別人咋辦?為了立下規矩,今天就砍你一條胳膊,給你長長記性!」

「哼哼,誰讓你來惹我,簡直找死。」酒托女郎冷聲一笑。

「哎,年輕人太衝動啊。」周圍的人都忍不住搖了搖頭,為姜昊感到一陣可惜。

看姜昊的穿着和喝的酒就不是什麼有身份的人,在普通消費群體都是墊底的,竟然在這裡打人,交代一條胳膊沒什麼好意外的。

「拿刀來,今天讓他長個記性!」

歡哥衝著身後的人吼了一句,周圍有女的已經嚇得不敢看了。

「歡哥,刀在這!」一個高瘦的小弟走了過來,手裡提着一把斬馬刀,跟視頻里恐怖分子砍人腦袋的刀差不多樣。

「嘿嘿,小子,好好記着今天的經歷,以後夾着尾巴做人吧!」歡哥冷笑了一聲,胳膊一用力,就要把姜昊給按下去。

突然!

姜昊的左腿迅速往前一移,插入歡哥兩腳之中,左手抓住了歡哥拎住自己衣領的手腕,右手鎖住他的咽喉之處,腰馬一轉!

眾人只覺得眼前忽的一花,緊接着歡哥轟的一下就被摔倒在地,而姜昊則是拍了拍自己的巴掌,不屑的搖頭:「什麼東西,王法掛在腦袋上,還由得你私下動刀子?」

嘩!

四處一陣嘩然之聲,眾人震驚不已,這傢伙竟然敢對歡哥動手!

而且,給摔到了!

「歡哥可不是吃素的,當上老大也是靠一雙拳頭,竟然讓這小子一下子就給放到了。」

「這麼牛哄哄的,不會是個退伍的特種兵吧。」

「搞不好是散打隊的。」

眾人交頭接耳,而那酒托女郎則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那個一臉不屑笑意的窮比,驚的下巴都要落了下來。

這該死的窮鬼,竟然這麼能打?

「再能打有毛用,他還搞得過這麼多人?」有人冷笑了一聲,讓眾人反應了過來。

是啊,就算再能打又如何,你還吃的住這麼多的人嗎?

「不過是讓自己死的更慘而已。」女郎也回過神來,臉上的猙獰冷笑更濃了。

經常在這裡出入,她對於歡哥他們的手段也是知道一些的,姜昊將歡哥給摔倒了,道上混的人最看重的就是一個門面問題,如今壞了他的門面,姜昊能有好日子過?

「我去!」

果然,歡哥大怒,一手撐在地上想要站起,卻發現自己腰杆子像是斷了似得,心中暗暗吃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