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代管炊事班,全成戰狼了》[讓你代管炊事班,全成戰狼了] - 第2章

  李雲龍放下酒碗:「老王啊,這事你得去找政委趙剛。你也知道,我們團長只管軍事得。」

  老王頭沒好氣的說道:「找過了,可現在,敵人封鎖得厲害,他又能有什麼辦法?

  我今天既然來找到了團長你,就是下定決心不幹了。你把我調到戰鬥部隊去吧!」

  「這。」李雲龍無語了。

  他李雲龍比趙剛來的還早呢,都沒有辦法,他趙剛能有什麼辦法?

  「老王啊,你先回去,再忍忍,兩天之內我給你一個答覆行不行?兩天之後,你們要是還吃紅薯,我這個團長,讓你來干。」

  老王頭聽他這樣說,哪還敢說什麼啊?

  點點頭就走掉了。

  老王頭前腳剛走,李雲龍大喝一聲:「警衛員,去給我把孔副團長找來。」

  很快,孔捷就過來了。

  「老李,叫得這麼急,找我有什麼大事啊?」

  李雲龍沒好氣的說道:「戰士們都沒米下鍋了,你說是不是大事?」

  孔捷一聽,苦着臉說道:「老李,你說怎麼辦吧?」

  李雲龍開門見山的說道:「出動一個營,把扶桑人在河源的檢查站給我拔了。」

  「什麼?」

  孔捷被嚇了一跳。

  孔捷提醒李雲龍說道:「老李呀,出動一個營的部隊要審批的,這要是被上面知道了,怪罪下來……」

  李雲龍直接打斷他的話說:「上面怪罪下來,老子一個人頂着。」

  「這。」

  孔捷無語。

  「好,既然你老李這麼說了。那行,那我親自帶隊,出動三營,去把河源檢查站的糧食給你弄回來。」

  「去吧!注意點,別搞出太大的傷亡。」

  「是。」

  孔捷答應了一聲,轉身離開。

  剛走到門口,就跟去而復返的老王頭撞了個滿懷。

  孔捷被撞的胸口痛,捂着胸口愣了一下,問道:「老王頭,你這慌慌張張的,幹什麼呢?」

  老王頭一看是孔捷,連忙說道:「團長,我那傻弟弟走丟了。你趕緊的派點人到村外面去幫忙找找吧!」

  孔捷現在是獨立團的副團長,不過之前他是獨立團的團長,老王頭叫習慣了。

  孔捷驚道:「你說的是王浩?」

  老王頭連忙點頭。

  李雲龍在裏面問道:「怎麼回事?誰走丟了?」

  孔捷連忙回過身來對李雲龍說道:「王浩,跟老王頭一個村的,應該是未出五服的堂弟!

  上次遭遇偷襲被扶桑人的手雷炸暈了。老王頭把他救回來以後整天傻愣愣的,估計是被嚇掉魂了。」

  老王頭連忙上前說道:「團長,我就來找你這麼一會兒,這一回去,人就不見了。」

  李雲龍一聽問道:「村裡找過了沒有?」

  老王頭說道:「沒有,有戰士說看到他們出村了。」

  李雲龍連忙說道:「那還等什麼?趕緊派人找啊!不光村裡,村外也要找,一定要把人給我找出來。」

  「是。」

  孔捷和老王頭答應了一聲,急忙轉身走了。

  「噝……」

  李雲龍摸了摸腦袋,頭痛啊!

  此時的王浩可不知道,為了找他,現在整個楊村都沸騰了。

  「你們還跟着我幹啥?再跟着,信不信老子揍你們?」

  王浩衝著兩個跟屁蟲兇狠的說道。

  離河源的檢查站越來越近了,前面可是扶桑人的根據地,王浩就不想他們跟着了。

  他們倆對他來說就是個累贅。

  翔子梗着脖子說道:「你今天就算是打死我們,我們也要跟着。不然我們回去沒辦法跟班長交代。」

  「你們。」

  這兩個跟屁蟲,王浩是真無奈啊!

  「好。你們愛跟着就跟着吧,等會兒別嚇尿就行!」

  王浩說著就上了山,來到了山頂,下面,就是去河源縣城的檢查站。

  翔子看了看下面的扶桑人駐守的檢查站,又看了看王浩。

  一種不好的想法越來越強烈。

  「耗子,你到底想幹嘛?」

  王浩白了他一眼,翻過身來躺在地上,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