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是不初見》[人生若是不初見] - 001 碰你我都嫌臟!

  我也不知道我的雙手是什麼時候被綁在頭頂的。

  我的睡眠一向很淺,睡夢中迷迷糊糊地感覺到,自己內褲邊的系帶被扯開,隨後一陣冰涼感貼了上來,擠壓得我特不舒服。

  猛然睜開了眼,我才看清了老公那雙厭惡可又渴求的眼睛,驚恐地掙扎了起來。

  我深愛了八年的丈夫席涼城,從來不捨得和我做前戲,每次,都是在深夜裡把我拽醒,用着花樣繁複的小玩具把我折騰地溫順柔軟,再任由他任意發泄折磨。

  我真的受夠了!
他根本沒有把我當做妻子,而只是把我當做一個充氣娃娃!

  「席涼城!
你每次都不讓我有反應,是不是怕我和袁可兒的姿勢不一樣!」

  我忍不住大聲質問道。

  結婚以來,我每次被他壓在身下的時候,都聽得到,他在動情時,喊的是我那個植物人妹妹的名字。

  席涼城娶我,根本只是把我當做代替袁可兒的一件床上用品!

  忽然,一陣猛烈的侵入,我難忍得繃緊了身體,看到他一言不發,就那樣居高臨下地看着我狼狽不堪。

  劇烈的振動讓我整個人都難受地蜷縮成了一團,身體上的歡愉漸漸侵襲着我的理智。

  我不可以再對他屈服了!

  「席涼城!
你根本就不是男人!
你有本事弄死我!
弄些不陰不陽的玩意兒,搞的像是腎不好!」

  他沒有停下來,臉色反倒越來越黑,從容地把頻率撥到了最大,對着我道,「你以為你配嗎?
要不是爺爺想要個孫子,碰你我都嫌臟!」

  我猛地抽搐起來,翻着白眼,不停嗚咽着。

  我知道我把他惹怒了,也不知道哪兒來的膽子,更加聲嘶力竭地叫喊道,「你嫌臟,你就讓那個植物人給你生啊!」

  席涼城單手拽住我的頭髮,眼神愈發狠戾。

  「袁祈夏,要不是一年前你在婚禮前夕給我下藥,害可兒以為我變心了,難過得從樓梯上摔下來,成了植物人,我娶的人會是你嗎?」

  我的胸口猛然一痛。

  我原本以為,席涼城只是恨我奪走了他留給袁可兒的席太太身份,卻不曾想到,他把袁可兒那次意外,也歸咎到了我身上!

  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