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是不初見》[人生若是不初見] - 010 血肉模糊

  我原本以為,席涼城已經把我的心摧折地刀槍不入,可現在,我的世界都好像是崩塌了一樣。

  我可以不要丈夫,我可以放棄一切,但是我不想讓我的孩子,也成為他們報復的工具。

  「孩子只是我一個人的,我不要席涼城了。」

  除了和席涼城離婚,我已經想不到其他,可以毀掉這個手術同意書的辦法。

  袁可兒滿臉高興,直接摸出來了她事先準備好的離婚協議書,放在我面前,又遞給我一支筆。

  我看都沒有看,就直接落上了自己的名字。

  大不了,就是凈身出戶而已,我也不期待着,他們會給我留些什麼。

  袁可兒滿意地收回離婚協議,甜甜地衝著我一笑,「早這樣不就好了嗎?
你就別再會席家了,給我一個地址,我會把你的東西都寄回去的。」

  「不用。」

  她沒再說話,徑直離開了病房。

  我趴在病床上,忍不住大哭起來。

  八年的愛終於分崩離析,席涼城終於如願以償了吧。

  傍晚,段民衡過來幫我辦了出院手續,我沒地兒去,他說他有個朋友的房子在出租,拎包入住。

  我笑着說我沒有包,他說他都去看過了,直接住也行。

  我住進了出租屋,睡覺前給自己打了打氣,告訴自己,就算沒有席涼城,做個單身母親,我也一定能把孩子照顧好的。

  我以為我的新生活,會這樣平靜地開始,卻沒料到,第二天,我收到了一份快遞。

  我才搬到這裡來,怎麼會有快遞?
而且收件人確實寫的是我的名字。

  我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