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是不初見》[人生若是不初見] - 003 小三上門

  我急匆匆地衝下了門診樓,跑向了住院部。

  快要到病房的時候,我才忽然想到,就算我直接把袁可兒弄醒,逼她交代出一個事實,只要隨便找個理由搪塞過去,席涼城也還是會相信袁可兒,而不是我。

  猶豫了片刻,我決定還是先回家看看我爸父親的狀況。

  家裡比起一年前我出嫁時,顯得死氣沉沉。
阿姨告訴我,我爸一直想見我,可是錢惠蘭攔着不讓,說我已經嫁去席家了,就別老是回娘家讓人以為我們夫妻感情不好。

  她這種貓哭耗子的話,可真噁心!

  「爸,我回來晚了。」

  我推門進了爸爸的房間,看到他躺在床上,原本將近200斤的體型,現在已經瘦得不成人形。

  我爸聽到我的聲音,也一下有了反應,病怏怏地喊着我的名字。

  「小夏,你終於回來了,爸好想你。」

  「爸,我也好想你。」

  我坐到了他的床邊,他一下子激動地握住我的手。

  「小夏,爸給你說,你要小心點你錢阿姨,她想害你,她想要你和涼城離婚,你千萬不能離婚,知道嗎?」

  爸爸的關心讓我突然淚目,他到現在,都還擔心着我和席涼城的夫妻關係。
搞得我一時間不知道該同意還是拒絕,只能略過他的話。

  「爸,你別管我了,你病成這樣子,都是錢阿姨害的吧,你不能再留在家裡了,我帶你走,我照顧你。」

  我爸搖了搖頭,語重心長地對我交代道,「小夏,爸爸活不了多久了,你聽着,爸爸之前有在段律師那裡留了一份遺囑和錄音,把爸爸的積蓄都留給你,你別管爸爸了,爸爸看到你沒事就好,你快去找段律師。」

  段律師是我爸朋友的兒子,叫做段民衡,和我算是青梅竹馬,大學去了國外,在國外讀了經濟,回國後又讀了法律,如今成了一位有名的經濟糾紛律師。

  我爸一直催我,所以我沒能在家裡留多久,只能聽他的指示,找到了段民衡。

  聽到爸爸錄音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淚流不止。
他病入膏肓的時候,都還在想為我留證據。

  我想我必須找席涼城好好談談了,我要告訴他,那兩母女究竟有多用心險惡,我不要再幫她們背鍋了!

  當天晚上,我攔下了照常去書房的席涼城。

  「涼城,我們能談談嗎?」

  「咱們恐怕沒什麼好談的。」

  我知道他厭煩我,於是立馬拿出了我爸的錄音筆,「這個,我希望你能聽聽。」

  席涼城不耐煩地伸出了手,突然,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