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是不初見》[人生若是不初見] - 008 肚子里的小賤種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到了段民衡的聲音。

  他一直叫着我的名字,喊我撐住。

  「小夏,你怎麼流了那麼多血?
你撐住,我馬上送你去醫院,你千萬不要有事,咱們馬上去醫院!」

  我聽得清他的話,可是已經沒有力氣再回應。

  他把我送去了醫院,護士推來急診床位,讓我躺了下去,我隱隱約約聽到她們說要做手術,得找家屬簽字。

  可是我哪兒來的家屬簽字,我唯一的親人,我的父親已經去世了,而我的丈夫,現在卻在陪別的女人。

  「醫生,我會去找家屬過來簽字,你們先救她,她丈夫就在醫院,我馬上去叫他過來。」

  我看着他要離開的樣子,心頭越來越慌,用着最後的力氣,握住了他的手。

  「民衡哥哥,算了,他不會過來的。」

  席涼城根本就是巴不得我去死,這一點我比誰都清楚。

  段民衡反握住我的手。

  「你放心,我會來處理,你什麼都不要想。」

  我聽着他安慰的話,忽然有些想要哭鼻子,好久沒有人,這麼溫柔地替我扛下一切了。

  此刻的段民衡對我而言,就像是救世主一樣。

  我忍不住向著他訴請求,「孩子……你幫我叫醫生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

  段民衡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朝我點了點頭。

  「你放心,孩子一定會沒事的,我會叫醫生保住她。
你聽醫生的話,我先把席涼城抓過來簽字!」

  我被推進了手術室,一度陷入了昏厥中。
直到聽到門外有男人和護士的爭吵聲,才恢復了一些意識。

  因為我聽出來了,那道男人的聲音不是別人,正是席涼城。

  「哪個女人不懷孕生孩子的!
怎麼就她一個人在裏面那麼久!」

  我聽得出他話語里的憤怒,或許他是在怪我耽誤了他陪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