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超神:開局寫完三體》[人在超神:開局寫完三體] - 第7章 山雨欲來

「愛你孤身走暗巷!愛你不跪的模樣!… …」輕聲哼唱着家鄉的小曲,顧長鋒邁着悠閑的步子回到了自家海景別墅!

「嗐……還是自己家裡舒服啊!公司里的氣氛,屬實是有點壓抑了!」剛一進門,顧長鋒這便自言自語地感嘆到!

「吖!這是先生回來啦!」看到顧長鋒的身影,柳盈便連忙笑着迎了上去!

「盈盈!」顧長鋒慢慢地走上前去,又笑着摸了摸她的頭。

「還是盈盈最體貼我啊!你知道我昨晚肯定一夜沒睡,所以便幫我把今天下午所有無關的行程,全部推掉了!謝謝你的貼心!」

柳盈嘟了嘟嘴巴,樣子也顯得十分地可愛!「一夜之間,公司發生了這麼多的大事!先生怎麼可能睡得着啊!現在先生願意回家了,那麼說明事情肯定已經辦的差不多了!

這樣的話… … 先生正好也能休息休息了吖!所以盈盈這才自作主張,幫您把今天下午的那些無關緊要的行程都給給通通推掉了!先生… …不會責怪盈盈吧?」

「怎麼會呢?」顧長鋒笑了笑。

「是啊… 你說的沒錯啊,確實發生了好多的事情!我呢,也確實應該休息休息了!」

顧長鋒點了點頭,又笑着問到。「盈盈,你就不好奇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盈盈只記得先生之前跟盈盈交代過,公司的很多事情,不該問的就別問… …」柳盈回復到。

「嗯… …沒錯!我確實這樣說過。」顧長鋒笑着點了點頭,「然而這一次啊,我所為之事,可能足以左右整個世界的格局!」

「先生的所作所為,哪一次沒有左右世界格局啊!」柳盈低眉淺笑着回答道!

「嗐!」顧長鋒擺了擺手,「言重了!言重了!我也不過是,唉… 不過是站在許許多多巨人的肩膀上罷了!」

「嗯哼,先生什麼都好,就是太過謙虛了!」柳盈噗嗤一笑。

「哦對了!先生,今天上午有一份秘密包裹,被人直接送到了別墅的車庫門口!說來也奇怪,我去取件,問他是什麼,送貨員一個字也沒說,轉身就走了!還有,這個送貨員衣着也很特別,他穿了一身黑色西裝,根本就不像個送貨的!」

「嚯!這麼奇怪的嗎?」顧長鋒故作驚嘆,「那你快把東西拿來給我看看吧!」

「嗯!先生請等一等!」柳盈說著便轉身而去了!

… …

映入眼帘的,是一個不大不小的紙箱子,顧長鋒用洞察之眼往內部微微一掃,便知曉了包裹的全貌!

「嗐!」顧長鋒搖了搖頭,「我還以為是什麼呢!就一件衣服而已嘛。」

「啊?」柳盈感到有些難以置信!反倒俏皮地笑了笑,「先生還缺衣服嗎?呵呵哼!」

「這個… …可不是一般的衣服喲!

行了盈盈!你先出去一會吧,我要試試它。」顧長鋒溫和地說到。

「哦,好的!」柳盈便乖巧地轉身走出了房間。

… …

顧長鋒,緩緩地打開紙殼包裝!

慢慢將它從盒中取出,動作優雅而莊嚴!

他輕輕地撫摸着衣服的面料,默默感受着它身上一針一線的觸感與溫度!

現在,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件貨真價實的——中將軍裝!

嚴格來說,這屬於禮服。

它做工精良,樣式美觀,有着恰到好處的裝飾以及完整的服飾配套!禮服,居於常服之上,是軍中高級軍官特有的服飾,同時也是一種國家儀仗的象徵!

他……摸了摸軍裝胸前的銘牌:中將:顧長鋒!又看了看那耀眼的肩章:「華夏人民軍-海軍」!再瞧了瞧那醒目的軍銜:兩星一麥穗!

顧長鋒的眼中,此時不由地泛起朦朧的淚光,「首長!您不僅要我做您的羅輯,還要我做您的章北海啊!」

拿起衣服,顧長鋒緩緩走到衣冠鏡前;從內到外,優雅而莊嚴地,將這雪白色的將裝整齊穿上!他的每一個動作,是如此的穩重與瀟洒… …

衣服… …很合身!顯然是為他量身定做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