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爺夫人又要鬧離婚》[榮爺夫人又要鬧離婚] - 第4章 我要快樂,我要能睡得安穩

不?
聽到杜若心的回答,男人氣息明顯變得更冷,彷彿一頭蟄伏的狼,隨時準備撕碎獵物。
杜若心毫不怯場,眼神比他更冷的回視,似在說:「我就不道歉,有本事你打我!」
「不,打我也不道歉!」
杜若心默默緊了緊手裡酒瓶,只要榮敬揚敢動手,她保證朝他腦袋……朝艾薇腦袋拍下去。
然後轉身就跑!
哭着去求婆婆媽主持公道!
榮敬揚瞥見女人的小動作,再見她一副腳底抹油的樣子,太陽穴突突直跳。
杜!若!心!
「眼睛——」
「好痛!」
「我的眼睛看不見了,啊——」
「敬——敬——」
慘叫聲歇斯底里,艾薇一手捂着眼睛,一手恐懼的朝榮敬揚摸來。
杜若心揮起酒瓶的手掄下去,但一道高大的身影快速閃過。
榮敬揚抱起艾薇就跑,「忍着點,我帶你去醫院。」
男人擔憂的樣子,着急的樣子,似一柄利劍,狠狠刺進杜若心的心。
若是……
榮敬揚對她有對艾薇十分之一的在乎,這場愛情里,她也不會如此痛徹心扉。
真是可笑啊。
她病得站都站不住腳了,他不聞不問。艾薇不過是……
杜若心胸口鑽心的痛。
她沒有潑到艾薇眼睛,她是朝艾薇側臉潑過去的,根本不會濺到眼裡,這點精準度她還是能把握。
但,艾薇叫那麼慘做什麼?
博取同情,勾起榮敬揚的憐憫嗎?
「榮敬揚!」
「你可惡!」
杜若心朝離去的男人扔酒瓶。
可惜,沒有砸中。
酒瓶啪一聲落在地上,就像她的心,被榮敬揚冷漠的背影傷的支離破碎。
果然,被偏愛的有恃無恐。
她輸了。
輸得徹徹底底。
只是佔著一個榮太太的空頭銜,有什麼用?
離開高爾夫球場,杜若心渾渾噩噩回了家。
不,現在已經不能稱之為家了,別墅是榮敬揚的,不是她的。
杜若心拿出行李箱。
兩年多前住進這裡,她只帶了三套衣服,一些個人用品和珍貴東西,其他什麼也沒有。
現在離開……
不走等着榮敬揚趕嗎?
杜若心裏里外外收拾一番,以前的衣服還在,她拿了舊衣服、個人物品,和洗漱用品塞進行李箱,其他東西——比如榮敬揚為她買的鑽石珠寶,她一件沒動,全部放在梳妝櫃里。
榮敬揚為她買的奢侈品高定衣服,從春天到冬天的所有套系,杜若心全都抱了出來,扔進垃圾桶。
再一桶汽油澆上去,點燃打火機。
「轟——」
熊熊燃燒的大火映襯着天空灼熱刺目。
杜若心吸了吸鼻子,燒吧燒吧,再燒大一點。
燒掉她對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