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爺夫人又要鬧離婚》[榮爺夫人又要鬧離婚] - 第5章 需不需要送她一口棺材?

杜若心聽到急剎車,和一道熟悉的聲音喚她那一秒,淚水忽的止住。
榮敬揚?
不想讓他看到自己的懦弱,她迅速擦掉眼淚。
「你——」
榮敬揚扭過女人,森寒的目光在對上她赤紅的雙眼時,神色一滯,「哭了?」
杜若心別開眼,「沒有。」
打死她也不承認自己那麼沒有骨氣。
杜若心心一橫,眼一凜,「榮先生這麼急急忙忙,艾薇是眼瞎了?還是死了?」
「好歹相識一場,請問,需不需要我送她一口棺材?」
榮敬揚:「…………」
這女人!
心底那一絲不忍瞬間煙消雲散,他捏着她的下巴,臉色越發陰沉,「榮太太,注意你的修養。」
杜若心盯着男人完美的俊臉,雖然他一副要碎了她的可怕樣子,但她還是不由自主心跳加快。
榮敬揚太帥了。
深邃似有魔力的黑眸,高挺的鼻子,冷冽而性感的唇……
不行,不能被他迷惑。
再多看一秒,杜若心毫不懷疑自己的節操又會掉。
她扭過頭,撇撇嘴,「我的修養很好啊,我剛不是用了『請問』?」
「還有,我決定了,跟你離婚。」
「再也不是什麼榮太太。」
離婚?
女人的話叫榮敬揚眼底滑過一抹錯愕。
他——沒聽錯?
杜若心要跟他離婚?
這個愛他愛到失去自我,甚至為了他願意去死的女人,要跟他離婚?
錯愕只是一瞬,榮敬揚就否決了。
杜若心追他追了五年,用盡一切手段,甚至不惜毀了女孩兒最看重的名節,睡他床上。
她……
怎會離開他?
所以,杜若心這麼說,只是為了逃避懲罰,只是為了跟他耍無賴。
榮敬揚面色冰冷而漠然道,「杜若心,鬧脾氣也看場合,你今天的行為——」
「是潑婦嗎?」杜若心苦澀的替他說道。
「怎樣?」
「有女人勾搭我老公,我沒潑她硫酸,沒找人扒她衣服,沒往死里揍,就是我涵養高了。」
榮敬揚:「——」
怎麼聽着一股子女流氓做派?
她……
不是一向優雅溫柔,善解人意,知書達理嗎?
榮敬揚被她彪悍的模樣愕住了。
「榮敬揚我告訴你,我不止今天是潑婦,以後的每一天都是。」
「誰敢接近你一米,我削死她!」
不是。
都下決心要離婚了,她放什麼狠話?
杜若心努了努嘴,有點厭棄自己的心直口快。
【往後餘生,榮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