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爺夫人又要鬧離婚》[榮爺夫人又要鬧離婚] - 第7章 從我眼前消失

榮敬揚見女人轉身跳上跑車,心裏滑過一絲好奇。
行李箱里到底有什麼珍貴東西,竟然讓她低下高貴的頭?但念頭只是一閃而過,他也坐上駕駛位,開車駛入醫院。
杜若心在小賣鋪買了一瓶酒,然後拎着酒瓶,示意榮敬揚帶路。
榮敬揚:「…………」
她這是打算又去砸艾薇?還是讓艾薇潑回來?
既然她主動說要道歉,應該是後者。
榮敬揚冷厲的五官閃過一絲異樣,但很快,又恢復冰冷。
VIP豪華病房內,艾薇一個人躺在床上,眼睛裹着繃帶,神情很是落寞。
杜若心潑的高度酒沒有賤到她眼睛裏,但送上門的好機會,她怎麼能錯過?
於是她用手沾着臉上的酒,刺激眼睛。
榮敬揚心疼她,說不定今晚……
思緒,隨着「碰」的開門聲打斷,艾薇仰起頭,「阿敬,是你嗎?」
「我好疼啊……」
噁心!
聽着艾薇凄凄慘慘博同情的聲音,杜若心大為惱火,忍不住出言嗆道,「艾小姐,你疼就叫醫生。」
「叫我老公幹什麼?」
「我老公又不是公共止痛藥。」
被罵了的某爺:「————」
伸手拽住一副吃人樣子的杜若心,他走到病床前,拿起呼叫器,道,「醫生,來一下。」
杜若心斜睨着丈夫為其他女人擔心的側臉,心裏彷彿有千萬隻螞蟻在啃咬。
怎麼,拽這麼緊,怕她將酒瓶掄到艾薇頭上?
「艾小姐,你不用驚慌。」杜若心已經輸了人,不能再輸陣,她只能強裝鎮靜,「方才是我不對,不應該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罵你是小三。」
「你見諒哈。」
「這幾年我被我老公養的有點傻白甜。」
「不太懂人情世故。」
「你多多包含。」
艾薇:「???」
這是道歉嗎?
杜若心向她道歉?
不是,這哪門子的道歉啊,明明是炫耀!
正當艾薇想喊榮敬揚時,杜若心揚了揚手裡的酒,繼續又道,「你要是覺得不解氣,吶,酒給你,我讓你潑回來。」
「不過我婆婆明天就回來了。」
「你要是不小心潑到我眼睛裏,我也纏上繃帶,我婆婆肯定會心疼。」
「我婆婆一心疼,仔細盤問下來。」
「估計我老公要挨揍。」
「你也捨不得我老公挨打吧?」
「但你心裏又實在咽不下這口氣的話,這樣吧,你潑我老公。」
「我做錯事,他受罰。」
「這叫夫妻一體,榮辱與共。」
艾薇:「…………」
被榮辱與共的榮敬揚:「…………」
兩人被杜若心叨叨叨的歪理說的瞠目結舌。
好半晌,還是艾薇先反應過來,嘴巴一扁,眼睛一紅,聲音里夾着幾分哽咽,「阿敬,你叫她走!」
「我不想見到她!」
杜若心趁榮敬揚說話之前搶先道,「所以艾薇小姐是原諒我了?」
艾薇:我原諒你個頭!
「咳咳咳咳——」
「你,你——」
榮敬揚見艾薇情緒越來越激動,擔心她加重病情,且杜若心根本不是來道歉的。
他推開她,「出去!」
杜若心踉蹌幾步,差點摔倒。
已經痛到麻木的心,似乎不能再痛了。
直直看向陰沉的男人,她倔強道,「行李箱,還我。」
回答她的,是榮敬揚冷到讓人不寒而慄的聲音,「趁我沒發火,三秒之內,從我眼前消失。」
杜若心不信邪。
她站着沒動。
只是一雙冰冷的杏眸,死死定格在男人臉上。
榮敬揚,我為你養育女兒,為你孝順父母,你竟然為了一個女人,對我發火?
你——
榮敬揚不耐煩的拽着她,拖出房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