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弱長公主:清冷駙馬愛慘了我》[柔弱長公主:清冷駙馬愛慘了我] - 第10章 駙馬府進新人,如何能隨便?

趙淺予說,駙馬,你就把小小姑娘娶了吧。

王詵一下沒聽明白,卻看見崔小小一下跪倒在趙淺予的面前。

「長公主,小小從來沒有這樣想過。」

趙淺予的嘴角微微扯了一下,臉上的笑依然沒變:「小小姑娘,莫非,你是看不上我家駙馬爺。」

王詵的臉已經刷地一下白了,他伸出手去,要將跪地的崔小小給拉起來。

誰料,那崔小小卻是掙脫了,依然倔強地跪在那裡,頭昂得高高的,星星一般明亮的眸子盯着趙淺予。

「長公主,小小對公子的心,天地可昭,日月可明。」崔小小說著,突然悲從心來,聲音里也全都是憂傷了,「只是,小小知道,小小的身份卑賤,但不可能入得王家的門。現在……」

她轉過身,看着王詵,終於又道:「現在公子已是當朝駙馬,小小更是惶恐,如何會存下要與公子廝守的奢念呢?」

趙淺予還沒來得及說話,王詵已是被崔小小的這話感動得心都碎了。

他再一次努力想要拉起崔小小,又一次失敗後,他乾脆將矛頭指向了趙淺予:「趙淺予,你說得到底是真是假?你是否真的願意讓小小進駙馬府?」

他本來想說, 趙淺予,你不要仗勢欺人,你更不要把對我的怨氣發泄到崔小小的身上。

可是,他看到趙淺予那淺淺的笑,莫名地感覺到一絲溫暖,這種感覺,使得他突然想要冒一次險。

反正最壞的結局,莫過於趙淺予冷笑一聲,拂袖而去。

誰料,趙淺予先是輕輕咬了幾下唇,然後,竟然點了點頭。

崔小小的眼睛裏漸漸多了幾分喜色,她伏地就要向趙淺予磕頭。

趙淺予卻是一下子拉住了她:「小小姑娘,公主府畢竟是公主府,駙馬爺也不是普通的人,駙馬府要進新人,可不能如此隨便。」

「這個自然。」王詵先是激動起來,「我自然會請人去下聘書,聘禮,正兒八經地將小小迎娶進門。」

崔小小激動地一下握住了王詵的手,眼淚,那比水晶還要晶亮的眼淚滴落在王詵的手上。

王詵心疼地伸出手,將崔小小臉上的淚輕輕拭去。

「你們倆……」薔薇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對着這你濃我濃的兩個人怒吼了一聲,繼而又轉向了她家公主,「公主……」

趙淺予哪裡聽不出薔薇無法啟齒的話啊,薔薇是在為自己打抱不平,薔薇i甚至於還用那憤恨的小眼神在告訴自己,這一次,她是錯到了九宵雲外去了。

「薔薇,你真是越來越大膽了,竟然敢這樣看着我,還敢這樣說我。」

王詵剛剛還沉浸在幸福之中,聽到薔薇憤怒的話,實在是擔心趙淺予被薔薇說動,將剛剛說出去的話給收回去。

他看着趙淺予,心中卻是生出一絲遺憾。

這兩日,趙淺予的所作所為,真的讓他刮目相看。

他以為,趙淺予會一掃幾個月來的委屈求全,百依百順, 變成一個有主見,有魄力的女子。

他甚至開始有一絲悔意,後悔自己那樣決絕地將趙淺予打進冷宮。

可是現在,當趙淺予很肯定地說, 她是真心實意地要讓他娶崔小小為妾時,那剛剛淡薄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