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弱長公主:清冷駙馬愛慘了我》[柔弱長公主:清冷駙馬愛慘了我] - 第2章 她的笑,燦若朝陽

嫌棄王嬤嬤太過啰嗦,趙淺予找了個理由讓王嬤嬤呆在了府里,自己帶着薔薇就直奔小小閣。

快到小小閣時,趙淺予突然覺得自己這一身女裝,實在是不方便做事。

目光所及,正看到一家成衣鋪,拉着薔薇,跑進去就各自換了一套男裝出來。

手中的扇子一搖,整個兒就一英姿颯爽,玉樹臨風的公子哥。

把個薔薇看得眼睛都直了,心中又開始為她家公主抱不平。

「你說,那駙馬爺是不是腦子被驢給踢了,放着這麼一個妙人兒不要,非得去那骯髒之地惹一身騷。」

趙淺予見薔薇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手中扇子輕輕拍了一下這丫頭的小腦袋。

「別胡思亂起了,我們去會一會那崔小小。」

汴梁有四大角妓,崔小小是其中之一。

雖相貌沒有那後世的李師師出眾,才情卻一點也不輸她。

汴梁勾欄是有名的風花雪月之地,但這崔小小並不住在勾欄,她在御街的中心有一所古色古香的房子,據說是曾經的一個恩客所贈,還因為她的名字將這樓起名叫小小閣。

汴梁城的那些文人騷客,紈絝子弟,說到小小閣,無不垂涎三尺。

他們之所以垂涎三尺,自然是崔小小對他們來說,是可望而不可及。

崔小小見客,有一個怪癖,就是客人得當場寫一首詩,詩名還得崔小小親自來出。

這不,男裝打扮的趙淺予就被攔在了院子外。

「這位公子,實在是抱歉,我家姑娘正在接見很重要的客人,所以,還請公子明日再來。」

說話的是崔小小的貼身丫鬟杜鵑,一邊說,一邊拿出一錠銀子來:

「我家姑娘說,公子能來小小閣是姑娘和公子的緣分,雖然今晚不能共度良宵,也是感念公子看得起我家姑娘,這點銀子,是姑娘請公子喝茶的。」

崔小小這一招,趙淺予是真沒料到。

雖只是少少的三五兩銀子,卻足以暖了那些失望而歸的公子們的心。

「你家姑娘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我告訴你,我家公,公子可是想見誰就見誰的,還快把你家姑娘給喚同來?」

薔薇可是毫不理會那錠銀子,大聲吼道,怪不得立即衝進去將那崔小小給拉出來好好教訓一頓。

趙淺矛的目光朝四面看去,那院子里花草甚少,卻種了半院的翠竹。

「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李。」

突然地就對那個素未謀面的崔小小有了一絲好感 。

用眼神喝退了還想繼續發飆的薔薇,趙淺予一收那扇子,很有禮貌地施了個禮。

「杜鵑姑娘,我從很遠的地方來這汴梁,明日可能就要離開,對你家姑娘也是慕名已久,今日如不能相見,恐怕這輩子都不會有緣再見了。」

杜鵑雙肩一聳,兩手一攤,一副我也愛莫能助的樣子。

薔薇見她家長公主的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面前這小姑娘依然這樣蠻橫,可想屋子裡主子也不是什麼善茬,氣得將手臂一挽,就要去拉過杜鵑。

「先在這惹事。」趙淺予低喝了一聲。

薔薇委委屈屈地退了下去。

「既然這樣,杜鵑姑娘,我們也不好強求。不過,我素聞小小姑娘才華橫溢,又見這院子里種了這麼多的翠竹,還請姑娘給我紙墨,我寫一首竹詩, 勞煩姑娘幫我送給小小姑娘。」

這個請求,似乎並不過分,再加上那個清秀的書童如狼似虎的眼神,杜鵑是妥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