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弱長公主:清冷駙馬愛慘了我》[柔弱長公主:清冷駙馬愛慘了我] - 第3章 萬一他求恩愛,她可怎麼辦?

趙淺予凝視着眼前的這個男人。

的確是一張俊俏得讓人心動的臉。

這張俊美的臉上那雙眼睛純凈得很,完全不像長期混跡在風花雪月中的男子那樣渾濁,,那眼睛裏的光,有一種魔力,似乎一瞥之間,就能將你心中的憂傷煩悶都洗凈一般。

再看站在王詵身邊的崔小小,比楊柳還要柔軟的腰肢,比朝霞還要紅潤的朱唇,比星星還要閃亮的眸子,再加上那小巧高挺的鼻子,活脫脫一個美人胚子。

只是,她的眼神里卻有一種無法掩飾的落寞和自卑。

那崔小小見趙淺予將自己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眼波轉動中,她覺察到的卻是一份深深的鄙視。

「你,就是長公主趙淺予?」

崔小小問道,咬着玉唇,眼眸里湧現出一縷不肯認輸的倔強。

「大膽,長公主名諱,豈是你這下等……」

薔薇喝道,還沒說完,就被趙淺予輕輕一揮手給制止住。

趙淺予能感覺到崔小小眼裡的憤恨,那是交雜着嫉妒,委屈,難受的一種憤恨。

這樣憤恨的目光,竟是讓趙淺予心生一絲憐憫。

此時,如血的夕陽將光輝傾灑在院子里,!

崔小小的嘴唇被她那雪白的牙齒咬着,紅艷如血。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趙淺予發現王詵的眼中竟也充滿了憤怒的血色。

一回頭,看到院子外已經站了十幾個官兵。

他們倒還挺老實,只在院子外分成兩排站着,手中全都拿着鋥亮鋥亮的寶劍。

趙淺予看了一眼薔薇,薔薇也無奈地看了看她。

沒一會,王嬤嬤就帶着一個將軍模樣的人怒氣沖沖地走了過來。

那人一來,就對着趙淺予跪下行禮。

「李將軍不用如此大禮。」

趙淺予在記憶里搜索着,終於記起這人是高太后最信任的定遠將軍李小林。

趙淺予用怪責的目光瞧了一眼王嬤嬤。

都讓你呆在府里好好等我回來了,你倒好,跑到太后那去告狀還不說,還讓太后派一個五品大官來,這明擺着是要把事情鬧大嘛。

也難怪王詵的目光里全是憤怒的火焰。

「公主,太后讓我帶來一句話,給公主還有駙馬爺。」

李小林說著,也要向王詵施禮。

王詵連忙扶住:「老將軍, 你這是要折煞死小詵了,你和我父親是好友,我一直敬你如父,如何能受得了你這樣的大禮。」

李小林見王詵言辭那麼有禮,臉色略微好轉了些。

他拉住王詵的手:「小詵啊,淺予是我看着長大的,她個性純良,待人真善,從不擺公主的架子,你們王家是幾輩子燒了高香,才能娶得這樣一個賢良的媳婦啊。

小詵啊,人,不能身在福中不知福,更不能拿着別人對你的好肆意去踩踏。你是通曉四書五經的大才子,自然是能懂得這些道理的。」

王詵今天早就感覺到自己有些過分, 他雖然不喜歡趙淺予,卻也知道要在新婚夜顧全公主的尊嚴。

要不是蘇軾在酒席上激了他一下,再加上崔小小讓人送來了一封情意綿綿,又委屈求全的書信來, 他就算不和趙淺予正度良宵,也一定不會荒唐地扔下她一人,來找這崔小小求慰藉。

剛剛他看到那首詩,心中已被作詩之人的氣概給折服,甚至想過要見一見那趙姓的年輕人,和他把酒聊詩,共談宏偉志願。

等到他看到那個詩人風姿綽約地站在院門時,他真的感覺到一絲心動,好像找到了一個可以暢談心事的知音。

可是,當他看清那張臉時,他才發現,那個他想要以知音相待的人竟然就是趙淺予。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趙淺予在侮辱他。

那首詩帶來的好感一下子消失得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