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弱長公主:清冷駙馬愛慘了我》[柔弱長公主:清冷駙馬愛慘了我] - 第7章 我才不稀罕這個駙馬呢

趙淺予一邊交代王府的人對今天的事要隻字不提,否則嚴懲不殆,一邊着急地看着院外狂笑着的王詵。

趙淺予現在總算明白天意不可違這個道理了。

這一晚, 她努力想要改變原主的生命軌跡,想用另一種面貌出現在王詵的面前,讓王詵可以接受嶄新的趙淺予。

可是,一切都好像事與願違。

眼看着事情在往好的方面發展了,卻突然間來了一個180度的大轉折,不僅沒有讓王詵看到趙淺予的好,反而讓王詵的心中充滿了對趙淺予的憤恨。

明知道都是誤會,卻是無法解釋的誤會。

人家王詵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他啊。

王府的一切安排妥當後,趙淺予才追了出去。

哪裡還有王詵的蹤跡。

幸好,她剛剛已經吩咐了薔薇暗自跟上王詵,隨時做出照應。

現在,也只能回駙馬府靜等了。

走出王府,聽着身後的院門發出沉重的咯吱聲,趙淺予的心也變得沉重起來。

她不願意自己來到這世界,就是把原主的命運再演繹一遍,不,她不能向命運低頭。

哪吒不是說了,我命由我不由天嗎?

趙淺予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臉,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她的心情瞬間又變得好了起來。

一邊往駙馬府走,一邊開始反思今天的行為。

去小小府,似乎是冒失了一些,再加上李小林的官兵,很難不讓人懷疑她是向高太后哭訴自己被丟新房的事。

做八色奉親餃,來王府看望王夫人,應該都沒有錯。

錯就錯在,想搞什麼 意外驚喜。

結果 ,變成了驚嚇,還是大大的驚嚇。

也不知道那王詵去了哪裡?以他剛才的表現來看, 是不太可能回駙馬府的,那就是去了小小閣?

趙淺予輕咬幾下嘴唇。

她知道自己現在所處的時代,男人去煙花之地是平常之事,但,一想到崔小小那人畜無害的臉, 想到她柔軟的腰肢纏在王詵身上的樣子,她的心就開始一陣陣地抽搐。

站在駙馬府門前的那棵梧桐樹下,趙淺予竟有些迷茫,她竟不願意推開面這扇厚實的院門。

門卻被拉開,薔薇奔了出來。

「薔薇。」趙淺予喊了一聲。

薔薇看到趙淺予,激動地奔了過來:「公主,你可回來了。」

「我不是讓你跟着駙馬爺的嗎?他身上有傷,萬一出什麼事,可怎麼辦?」

「公主,駙馬爺在府里呢。」 薔薇笑了笑,「王嬤嬤已經為他上了葯,他現在正在床上躺着。」

說著,湊過身來,在趙淺予的耳邊低語道:「公主,駙馬是睡在新床上噢,你的新人床噢。」

趙淺予的耳朵一熱,臉也瞬間變得通紅。

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趙淺予連忙用手撈了一下垂在臉上的頭髮,然後又詫異地問:「駙馬都回府了,你還出去幹什麼?」

薔薇揚起她那張俏麗的臉:「公主,我可是你的人的,你還在外面,我怎麼會放心。」

很是簡單的話,卻是將趙淺予感動得有些想哭,一下子將薔薇給摟了過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