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弱長公主:清冷駙馬愛慘了我》[柔弱長公主:清冷駙馬愛慘了我] - 第8章 玉枕顯靈,戰神來助

翌日清晨,趙淺予醒來,發現王詵已經不在床上,他靜靜坐在桌前,眼睛紅紅地凝視着自己。

她的心莫名地動了一下。

竟是悄悄將眼睛閉上,期待着腳步聲的響起。

萬籟俱寂。

不知道等了多久,趙淺予聽到一聲輕嘆,那嘆息,竟如快要乾涸的泉眼裡的最後一滴清泉落在了枯草上一般。

幾多渴盼,卻又是幾多無奈。

緩緩睜開眼,看到王詵已經起身往門外走。

他背上的傷應該還很疼,每走一步,都好像牽扯着他的痛感神經。

雖然看不見王詵的臉,但趙淺予能想像出來他的臉因為疼痛而變得猙獰的樣子。

趙淺予從榻上爬起,正欲開口,卻聽到那兩扇木門被嘭地一下關上。

趙淺予呆在那裡,聽到靈魂深處有一個聲音在哀嘆着。

寶安公主啊寶安公主,真是萬分地對不起,看來,我也沒辦法改變你的命數啊。

門外,薔薇在輕聲問要不要安排早餐。

趙淺予搖了搖頭。

她現在哪裡有心情吃什麼早飯,她只感覺到她是把事情越搞越亂了,她得想辦法去彌補。

上一世的寶安公主已經是一個悲劇,這一世,她一定要還她一個快樂大結局。

慢慢地竟踱到了新床上,也不知怎的,竟想往那床上躺一躺。

頭剛剛靠到那玉枕,眼前竟像拉開了屏幕一般,瞬間變了個天地。

她認得面前這恢弘的宅子,是剛剛去過的王府,而不停旋轉最終停在她面前的那間屋子,她也聽王夫人說過,應該是王家專門收集古玩詩畫的珍寶閣。

「公主孫媳,你好啊。」一個白髮鬚眉的老人緩緩轉過身來,對着趙淺予微笑。

「你,你是……」

「老漢王凱,是詵兒的爺爺。」

王凱,北宋抗金名將,素以治兵嚴謹著稱,而他麾下的將士竟是唯他命是從,甚至於可以為他把性命都給拋了。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王凱也稱得上是一代戰神。

腦海里被王凱的信息霸了屏後,趙淺予的心裏是狂喜一片啊。

玉枕顯靈,戰神來助,她還有什麼事情搞不定的?

趙淺予可不管現在是在夢中還是在幻境里,看到王凱這老爺子,她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毫不猶豫地撲了過去。

「爺爺,你老人家跑出來,一定是因為看不下去孫媳婦的可憐樣,是吧。」

說著,趙淺予想擠出幾點眼淚來, 可惜得很,她穿過來的時候沒有帶眼藥水。

「呵呵,你這小丫頭,還挺會來事的呢。按說,詵兒應該是挺喜歡你的啊,又漂亮,又溫柔還能偶爾來點事,搞點小浪漫。」

王凱皺了皺他那滿是皺褶的額頭,突然,他一拍腦門:「我知道原因了。」

趙淺予立即眼巴巴地看着老人,誰知道老人家卻是用手撫着他的長須,只顧着去笑了。

「爺爺,你知道原因了,快告訴我啊。」

趙淺予着急地問道,伸出手就要去拉住王凱。

誰知道那王凱看着很近,趙淺予竟是怎麼樣也無法靠近他。

「天機不可泄露。」王凱站起身來,「公主孫媳,詵兒只是還沒有看到你的好,慢慢地他會明白的,你記得,以後的日子你只要做好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