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道歸墟》[入道歸墟] - 第04章 金針度穴

翌日清晨。

一夜薪火燃盡,尚留餘溫,不時還騰出絲絲青煙。

金燦燦的朝暉,漸漸染紅了東方的天際,透過山坳送來第一縷溫暖。

紫霄緩緩睜開眸子,見雲瑤還在熟睡。

起身去前方不遠處采了些野果回來。

又過了約莫半個時辰。

「啾啾,啾啾!」

雲瑤被山中的清脆的鳥叫聲擾醒。

伸展了一下身體,回頭髮覺自己的身邊放了些野果。

「洛公子對不起,昨天可能是我太過疲乏了,竟睡到此時。」

「柳姑娘哪裡話,我也是才起不久!」

「柳姑娘,你感覺腳傷如何了?可還疼痛嗎?」紫霄上前半步詢問道。

雲瑤輕輕地試試了受傷的那隻腳,居然無絲毫疼痛。

「多謝公子,已無大礙。」

「我可以自己行走了,說完又多走了幾步。」

雲瑤吃了些野果,又休息了片刻,感覺體力充沛,隨後說道:

「公子,我們可以啟程了。」

紫霄點點頭,兩人徒步前行,就這樣地走走停停。

中途兩人已不像起初那樣拘謹,話語也逐漸多了起來。

如此這般,約莫走了六天的路程。

這一日,已是暮色黃昏,夕陽下倒映着兩個人的影子。

突然,雲瑤止住了腳步,回頭對紫霄說:

「洛公子你看,前方就是商家堡了。」

紫霄沿雲瑤所指的方向看去。

這商家堡還真是不小,依山傍水,風景宜人。

雖不像「天玄派」那樣超然世外,但也絕對算的上是世外桃源。

入堡只有眼前這一條道路可走,紫霄環顧四顧,讚歎道:

「此地藏風聚氣,是個福地呀,怎麼會有瘟疫出現呢?」

「有些蹊蹺!」

紫霄思忖了片刻,隨即詢問道:

「柳姑娘,這瘟疫出現多久?」

雲瑤略略思忖了一會兒:「嗯……也就是二十日左右吧!」

「以前我們堡子里,雞鴨成群,肥豬滿圈。」

「從未出現過瘟疫。」

「並且我們這裡的人都很長壽,大多都是無疾而終。」

「當年老堡主120歲才辭世。」

「可能就像洛公子所說,此地是個福地吧!」

紫霄點點頭,繼續聽雲瑤講解。

「可不知最近是何原因,瘟疫一起,雞鴨牲畜一夜之間死了大半。」

「受瘟疫的村民也成百上千,而且還在逐日增多。」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等才涉險前去尋求靈芝仙草的,希望可以壓制瘟疫。」

紫霄聽完以後,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好吧,我們先進堡中去看看情況如何了?」

臨近商家堡近前,有一個護城河。

上有一座木橋,木橋是進入商家堡的唯一途徑。

橋正上方有一木質牌匾,以古籀書「商家堡」三個大字。

二人踱步進入堡內,只見道路整潔乾淨,道路兩邊有各種樹木,各種花草。

可能是由於最近無人管理,花草已凋謝枯萎大半。

街上家家都緊閉門戶,想來如果不是因為突如其來的瘟疫,這裡定是熱鬧非常。

跟着雲瑤走了約莫一兩里的路程,她停止了腳步,開心地說道:

「到了,到了,洛公子,這就是我家。」

紫霄抬頭看去,發現雲瑤所指的是一家藥鋪,木匾上刻「百草堂」三個字。

「洛公子,請進吧!」

紫霄跟隨雲瑤來到藥鋪裏面。

只見藥鋪里冷冷清清,只坐着一個年長的老人,背對着門口。

骨瘦嶙峋,中等的身材,整個人都沒有精神。

老人見有人進來,沒有抬頭,只是無精打采地搖頭嘆息:

「哎!打癢了,不營業。」

老人抬頭定睛一看,方才發現雲瑤。

雲瑤呼喊道:「師傅,大白天的為何不做生意?」

老人熱淚盈眶,激動地有些語無倫次:

「啊……這,生意……」

許久才平靜下來,老淚縱橫凝視着雲瑤:

「瑤兒,是你嗎?真的是你嗎?你可回來了啊!」

「可把我嚇壞了,無戀公子回來說與你走散了。」

「我與你師娘日盼夜盼,如今可終於把你盼回來了。」

「來,來,快讓師傅看看,你有沒有受傷?」

此刻老人精神和方才完全不一樣,瞬間精神抖擻,像是吃下了九轉仙丹一樣,完全變了一個人。

圍着雲瑤轉了一圈,老淚縱橫地說:「好,太好了,你能平安歸來就好啦!」

「你師娘整日以淚洗面,都快成淚人了。」

「師傅,對不起,讓您二老擔心了。」雲瑤的眼角也濕潤了。

老人高興之餘,才回過神來注意到紫霄,忙問道:「瑤兒,這位是?」

雲瑤輕拭一下淚滴,回應道:「師傅,您只顧的高興了,把恩人都給冷落了。」

「這位是洛公子,是專程護送我回家的。」

「就是洛子救了瑤兒,打跑了那些妖物,是我的救命恩人。」

「多謝公子的救命之恩,這廂有禮了。」說完就要屈身下跪叩頭,「恩公請受小老兒一拜。」

「老人家您這是做什麼?折煞我也,快快請起。」紫霄見狀連忙去攙扶老人。

「其實是柳姑娘她救我在先的。」

將老人慢慢扶起,陪老人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