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道歸墟》[入道歸墟] - 第07章 北極之巔

耀眼的寒光消退之後,呈現在二人眼前的,竟是一條黑色小蛇盤着一隻黑色烏龜的玉雕。

似是上等璞玉打造,晶瑩剔透,不時還閃現着點點星光。

見此奇異之物,紫霄甚感驚訝,詢問道:

「師伯,此是何物?為何有些像古籍當中所載的四聖獸之玄武?」

「賢侄,確如你所說,此物正是四聖獸之一玄武聖靈的法相。」青雷捋捋鬍子,笑着說道。

「不過,這只是玄武聖靈法相所凝結而成之物。」

「師伯,此物可有機關?該如何使用?」紫霄觀察着玉雕,若有所思地問。

「如此珍稀之物,不知您是在何等機緣之下所得呢?」

「哈哈,賢侄你有所不知啊!此物說來卻是機緣,要從幾十年前的一次遊歷說起。」青雷大笑一聲,隨即開始憶昔前塵。

那日,我御劍雲遊,到達北極之時,忽見前方飛沙走石,黃沙遮天,一時間叆叇蔽日。

便立即御劍前去查探。

於漫天飛舞的黃沙外圍,低頭俯視下界。

竟發現有數只雪域魔鷹在緊追一物,遂跟上前去探個究竟。

到達近前,方才發現竟是一隻巨大的海龜,海龜背脊上盤旋着一隻巨蟒的仙獸。

這仙獸的身體異樣,其海龜與巨蟒共生,身體相連,竟是一個整體。

紫霄與雲瑤都聽得入神。

青雷喝了一盞茶,繼續說道:「眼看仙獸就被魔鷹逼至絕路了。」

「在仙獸的後方便是無盡黑暗的萬丈深淵,據說那下面便是弱水的源頭。」

「仙獸哀嚎着,此刻已是遍體鱗傷,最終它仰天長吼,做好了最後一擊的準備。」

「怒目而視,惡狠狠地盯着眼前的幾隻高大,而且周身散發著幽幽寒光的雪域魔鷹。」

一共有五隻魔鷹。

「魔鷹步步緊逼,慢慢向仙獸逼近,其中一頭頭頂散發著幽幽綠光的魔鷹嘶鳴一聲。」

「啾……」

「只見其它四隻魔鷹也跟着怒吼哀鳴,然後從口中吐出一個燃燒着的赤色光束。」

「四條光束同時擊向仙獸,只看那仙獸怒吼一聲,哀鳴千里,慟徹四方,一時間周圍有淡藍色的光圈護體。」

「再看那魔鷹的光束也甚是恐怖,所過之處地裂山崩,亂石翻滾。」

「周圍的冰雪早已融化,夾雜着亂石一起飛向仙獸,仙獸怒吼着,哀鳴着。」

「淡藍色的護體光圈速度變大,與魔鷹的赤色光束在空中對擊着。」

「魔鷹首領見狀,向前發出一道黑色光束,其它四隻魔鷹則在一旁加持光束力量。」

「傾刻間電閃雷鳴,烏雲密布,白晝瞬間變成黑夜!」

「魔鷹的赤色光束和仙獸的淡藍護體光圈交絞在一起,此起彼伏,彼進我退。」

「鏖戰了許久,終於魔鷹的光束消失殆盡。」

「四隻魔鷹和那個頭頂有幽幽綠光的魔鷹一起被仙獸擊退數百丈之外。」

「魔鷹皆已遍體鱗傷,傷痕纍纍,身體不斷向外噴涌着鮮血。」

「回頭再看那仙獸,發出那致命一擊之後,身體更加虛弱。」

「已不能負載身體的傷痛,倒在冰凍的雪地上,口中鮮血直流,已無力再戰。」

「這一戰打的天昏地暗,電閃雷鳴,哀鳴之聲響徹雲霄。」

「我被眼前這一幕所震驚,被嚇的瑟瑟發抖,目瞪口呆,一時間傻傻地站在幾里之外的半空當中。」

「這時,只聽得耳邊有微弱的傳音,聲音是從仙獸那裡傳過來的。」

這聲音極其微弱:「你是何人,何事至這北極之巔?與那魔鷹可是同路?」

我聽完以後,連忙說道:「上仙在上,我乃『天玄派』弟子,遊歷至此。」

「我與那魔禽並非同路,您需要我做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