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唯吳獨尊》[三國之唯吳獨尊] - 第1章

孫社和大多數南漂一樣,在南都渾渾噩噩混了十年。他眼見身邊些同學朋友們個個都發了大財,再瞧瞧自己還得整日為生計奔波發愁,近來的心情是十分的低落起來。孫社回顧畢業的時候,沒有選擇學長的公司又放棄了家裡的工作安排,傻傻的懷揣着夢想跑到南都,還妄想幹上一番大事業。結果可想而知現實總是殘酷的,孫社又想這話說三十而立,可自己都已三十好幾了也不見有立的跡象。孫社再想人生這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活着卻是看着人生踟躕不前、沒有進步卻又毫無辦法。莫非自己這人生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耗盡,最終被現實榨乾,最後嗚呼哀哉,於是孫社開始發憤圖強。

這夜,話說孫社約了一個重要客戶商量今年的業績指標,卻沒想兩人聊着聊着一時興緻大開,把酒言歡甚是盡興。要知道酒這東西雖然是個「好」東西,但也是個「壞」東西。心裏是開心了,鬱悶之意也舒展開來了,煩悶之情也一掃而空了,世界唯有酒最令人痛快了,正所謂「今朝有酒今朝醉」。可心是痛快了,那胃就到大霉了,不止那翻江倒海難受,還有那頭疼欲裂更是夠嗆,合著腦袋也跟着倒霉犯渾了。

孫社忍受着無比難受的醉意、倦意及其翻江倒海之意,硬是將也同是醉醺醺的重要客戶送上了的士,看着載着重要客戶的的士緩緩離去,孫社終於忍不住翻江倒海起來。

話說應該是翻「漿」倒「嗨」,這下沒有了喝酒的嗨勁,唯有那把胃裡裝的醬漿統統地一吼而出。

「下半年的業績終於解決了。」孫社擦了擦嘴,狠狠地說了句。萬惡的KPI,萬惡的指標值,萬惡的績效啊!

「先生,您好,請問您要上時空的士嗎?」一部南都市常見的紅色吉利英倫的士停在了孫社身旁,司機搖下玻璃窗面帶微笑朝一旁搖搖晃晃的孫社禮貌問道。

「時空公司的的士?我只知道白雲公司和東方酒店公司的的士?你這車不不不是黑出租吧?」孫社頭疼欲裂,回憶不起來有哪家的士公司是叫「時空」的。

「我們是時空的士,但是肯定不是你說的黑出租,我們是有工作證和經營執照的。那您看您是要上車呢?還是不上車呢?」司機還是非常禮貌的回答道,即便被孫社誣陷為黑出租。

「上上上,現在地鐵也停運了,等下還得叫滴滴,有出租就先上吧。」孫社頭疼欲裂搖搖晃晃地拉開車後門就癱倒在后座上了。

「先生,歡迎您乘坐時空的士,對於您的乘坐我代表時空的士公司向您表示熱烈的歡迎。」司機回過頭面帶微笑仍然非常禮貌地對孫社說道。

「好好好,南都市的亞運熱情不減啊,司機都還那麼禮貌,那咱們走起吧。」孫社勉強坐了起來,沒好氣地對司機說道。

「先生,您看您要出哪裡呢?」司機說。

「唉,喝酒誤事,都忘了說要去哪裡。對對對,我要去南南國時代小小區,我就就去哪裡吧。」孫社租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