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唯吳獨尊》[三國之唯吳獨尊] - 第2章

東漢獻帝初平三年(公元192年)四月,王允巧設連環計,驅使呂布殺董卓。六月,李傕、郭汜圍長安,殺王允,敗呂布;曹操擊敗青州黃巾軍,收編為「青州兵」,實力得以壯大。

這年,低微的出身又向來為世家所不齒的「輕俠」之士孫堅,與袁術合作緊密,依附於袁術,被袁術派往荊州攻擊劉表。劉表派遣大將黃祖、蔡瑁迎戰,兩軍戰於樊鄧之間,孫堅連戰連勝,長驅直入,終於渡過漢水,進而準備包圍劉表的大本營——襄陽城。

襄陽城外五十里,孫堅討伐軍大營帥帳。

帳內燭火通明。

「報主公,曲阿孫靜將軍來信。」一名士兵走入大營帥帳向主帥孫堅稟報。

「呈上來。」

孫堅正忙着和黃蓋、程普、韓當三員心腹大將商議着擊敗蔡瑁後的下一步部署安排,一旁的親兵俞河連忙上前接過士兵呈上的書信。

「阿河,讀。」孫堅朝俞河示意說道。

「諾,主公。兄長在上,今董卓專權,天子懦弱,海內大亂,各霸一方;江東稍寧,以一小恨而起重兵,非所宜也。願兄詳之。」

「阿靜這又是勸我退兵來着。」孫堅笑了笑,對諸將說道。

「主公,當初我軍自洛陽歸還江東,那荊州劉賊竟敢於半途截殺我軍,以致我軍折兵大半,此仇不報,恐怕難解我江東將士心頭之大恨。」黃蓋連忙拱手向前對孫堅說道。

「公覆所言極是,我軍與劉表早已結怨,當初劉表狗賊竟敢半途截殺我軍,斷我歸路,殺我子弟。此仇不報,恐難以服眾。」 程普想起那次折損了數千江東軍將士的失敗戰役,心裏儘是傷感悲憤,從那時起,程普就無時無刻地想把那些該死的荊州賊兵統統滅了,更恨不得親手宰了那劉表那狗賊,非得把那老賊生吞活剝了才夠解恨。

江東的孫堅部眾主要都是由追隨江東孫家的各將領宗族子弟、私兵、僕役充當的部曲組成,一路跟從孫堅四處征伐,討黃巾於宛、鄧,破董卓於洛陽,攻城野戰,將兵一體。這些部曲又是將領的私人軍隊、私人財產,而且父死子繼、代代相襲。當年劉表大敗孫堅,孫堅還是在黃蓋、程普、韓當三位將軍所率領自家精銳部曲的拚死營救下才得以殺出重圍,但是可惜了那些被荊州軍圍殲殺害的孫軍好兒郎們,這其中就有程普的好幾十位同族子侄,劉表如此殺伐讓老程家幾乎絕了後,這滅族大仇,程普豈能輕易咽下這口氣。

「主公,公覆和德謀兩位將軍所言極是,此大仇不怕實難以解我軍心頭大恨。可昨日忽起的狂風,吹折了我軍帥旗,那旗杆折斷後卻誤傷了大公子,現如今大公子身受重傷,已昏迷一日一夜。這大戰在即,就已經斷了帥旗並傷我一員大將。主公,恕屬下直言,這恐怕是一個凶兆呀,幼台的建議甚是有理,如今我軍已大敗荊州黃祖、蔡瑁二將,殺得荊州軍是屁滾尿流,屬下認為我軍應乘此機會順勢退回江東,先穩固江東,再徐圖荊州,繼而問鼎中原。這樣大仇可報、天下可圖,此方為上策。」韓當見黃、程二將都力主繼續攻打襄陽,向孫堅分析道。

現在江東大軍戰線過長,深入敵境,劉表分佈在荊州各處的軍隊一旦齊結襄陽,江東將士估計又會遇到一次大折損,現在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