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唯吳獨尊》[三國之唯吳獨尊] - 第6章

「小的王勇、陳六參見大公子。」兩位屯長進帳拜見孫策。

孫策見那王勇虎背熊腰、滿臉絡腮鬍子、整副憨頭憨腦的樣子,而那陳六身材瘦小,左臉頰還有一戳毛,眼睛望着孫策和俞河眼珠子咕嚕咕嚕的直轉,那陳六還下意識得摸了摸左臉頰的那戳毛。這望起來,這兩人還真是絕配,想到這,孫策不禁笑了起來。

「兩位兄弟免禮吧,兩位既然是俞河的兄弟也算是我的兄弟。」孫策想起歷史上俞河後來是被自己賜姓孫的,也算是自己的宗族兄弟,自己宗族兄弟的兄弟也是兄弟,更何況現在是要這些人為自己賣命的時候,就算叫個大爺、祖宗也無妨。

「小的不敢,大公子折煞我們了。」俞河見大公子那麼對自己和王勇、陳六這些小兵都那麼客氣,還把自己當兄弟,心裏非常感激。在孫家那麼多年,其實自己也早把孫家當成自己家一般熱愛,雖然平時孫堅從未將自己當下人看待,但是畢竟主僕有別。

「阿河,以後就不要拘泥這些繁文縟節了,更不要再說這番話了。現在我們應該商量怎麼把父親救下,這件可是頭等大事呀。」孫策想現在最重要是怎麼樣爭取時間把正在戰場上的父親救下,估計現在兩軍已經開打了,時間緊迫。

「大公子,河哥已把事情給俺們說了,現在俺和勇哥兩個屯擅長騎射的軍士可抽出一百人,這樣不至於造成大營空虛,兵法有云:兵貴在精不在多。俺不是啥韓信點兵要多多易善。跟隨俺的兄弟們能征善戰,個個都是個打戰的料,一個頂好幾個,騎射、搏擊都不在話下。」陳六一邊說一邊摸這自己臉上那戳毛道。

「大公子,我也是一個道理。主公萬萬不能有什麼閃失,大公子咱們點齊了人趕緊走吧,去晚了就大事不妙了,說不定咱們現在趕上去還能把那劉表狗賊的頭給卸了。」劉勇憨厚但是性子急。心想這次被主公安排留守大營,而不能上戰場殺敵立功,心裏早痒痒了,巴不得大公子趕緊早早打發自己上戰場去,待上了戰場殺他奶奶的荊州兵,荊州不是有錢嘛,咱就殺多些這群冤大頭,這才好立功**,等有錢才能討媳婦,有媳婦才能生個胖娃娃,嘿嘿。

「很好,三位兄弟趕緊點齊人馬,傳令軍士務必帶足夠的箭矢,我們先要去那襄陽城外的峴山,給他們來個將計就計,這齣戲就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諾。」俞河、王勇、陳六三人應道。

說罷,俞河、王勇和陳六從這些淮泗親兵中挑選出了一百名擅長騎射、搏擊又機靈敏捷的士兵,又從大營里挑選出一百匹好馬,又安排好士兵們將武器、乾糧等裝備收拾妥當。

孫策心裏很是擔心現在戰場搏殺中的孫堅,萬一孫堅有個閃失,害怕自己這個剛穿越而來的「冒牌孫策」,怕是難以擔當振興孫吳霸業的重任,到時候「高富帥」不保,恐怕在這個三國里又要淪為屌絲了,自己好歹也是千里迢迢穿越到了三國,結果到頭來又要從屌絲做起,哪裡有這樣玩法的嘛。

孫策跨上戰馬,身批銀白甲胄,頭戴銀色兜鍪,手持長搶,腰佩長刀,弓箭斜掛在身上,箭袋穩噹噹的掛在右側馬鞍。孫策看着這隻騎兵隊伍,士兵們個個都精神抖擻。

「各位弟兄們,在出發前我要說三點。第一,戰場上凡是妄圖加害主公的敵人,殺無赦;第二,戰場上必須注意戰場紀律,一切以我命令為準;第三,切忌不可以因為逞能,而單獨行動脫離隊伍。都聽懂了嗎?」孫策望着這群個個都身經百戰的戰士們,大聲的宣讀了自己剛臨時拼湊出來的戰前動員講話。

「諾。」眾人應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