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唯吳獨尊》[三國之唯吳獨尊] - 第8章

黃蓋此時早已身先士卒,待長梯架上城牆,就一個箭步第一個跨上長梯。

黃蓋把雙鞭插在腰後,將帶着鐵爪長勾的攀城繩索捆在腰間,嘴上咬着把長刀,手腳並用一下就爬上了長梯頂端。那知那襄陽南城牆也和東城牆一樣修得高,長梯鋪上城牆竟然還差個三四尺才夠得着。

黃蓋哪管這些,只見他雙腳一蹬,左手剛好夠着城牆垛口。右手持長刀將那垛口旁正要舉長戟刺來的幾個荊州士兵砍去。只聽「咔嚓」一聲脆響,離黃蓋最近的荊州士兵馬上身首分離,頭顱就像西瓜一樣掉在地上滾啊滾的,殘軀的頸上鮮血四噴然後倒下。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周圍的荊州士兵驚愕的時候,黃蓋已經翻身一躍爬上了那城牆垛口,待站立起來後朝那些還在錯愕的荊州士兵大喊一聲,把長刀朝不遠處一名已經反應過來正準備搭弓朝黃蓋射去的荊州弓箭手奮力揮去,那弓箭手隨即應聲倒下。

黃蓋又拔出插在後腰的雙鞭,一躍而下站在城牆內,雙手左右揮鞭,「啪啪」幾下就把圍上來的幾名荊州士兵打倒。黃蓋又單手持鞭向前抵住荊州士兵的戟、戈、矛,將另一鐵鞭立在腳下取下腰間的攀城繩索,將鐵爪長勾部分抓緊垛口內的石塊,然後把繩索拋下城下。城下正攀着長梯的江東士兵順勢用手抓穩繩索,嗖嗖幾下就有數十名江東士兵爬上城牆。而江東軍那另外幾副攻城長梯處也用此法,由幾個健碩士兵先行爬上城牆再冒險放下繩索,嗖嗖幾下又有幾十個江東士兵從城牆其他垛口處爬上了城牆。

荊州士兵見江東軍已經攀爬上城牆,趕緊圍了上去,幾個已經被江東軍突破的垛口處都圍着數十名的荊州士兵,他們或是手持長戈、長戟或是手持長槍、長刀,團團圍住垛口,只要見江東士兵一攀上城牆就連刺帶砍,而那些之前爬上城牆的江東士兵趕緊用長刀抵住,只可惜由於長刀方便攀城卻不便於與持長兵器的荊州士兵搏擊,不下幾回合,那英勇的江東士兵個個都身受重傷,不一會江東士兵竟然被那荊州士兵的戈矛砍刺得因身體支離破碎、鮮血直流而死。

待城下持長戟、長槍的江東士兵一攀爬上來,只見從四周高牆出就「忽忽忽」地幾十支箭射了過來,一旁荊州兵士持長槍長戟又一擁而上朝上來的江東士兵砍殺、刺殺上去,江東士兵雖然勇猛,怎奈那荊州兵人多勢眾,大多被殺,而正待攀爬上城增援的江東兵士也硬生生被荊州軍亂箭發射給壓制了下去,那不小心中箭重傷的、還有躲避弓矢沒攀穩的一眾荊州兵士就像樹上熟透的瓜果一樣,「趴趴」墜落地上,地上頓時一片血肉模糊。刀箭聲、呼喊聲、血濺聲和那殘肢斷臂的血腥畫面相互交織,畫面是一片慘烈血紅······

這邊黃蓋手持雙鞭,低頭躲過那些荊州士兵的槍、戟砍刺,然後朝槍、戟的桿部奮力揮去,只見前面好幾桿荊州士兵的長槍、長戟就被鐵鞭擊打到折斷掉了,斷了槍、戟的荊州士兵趕緊朝後面退卻,走得慢得就被黃蓋的雙鞭爆了頭,頓時頭破血流而死。後面荊州士兵見狀趕緊又持槍、戟、戈、矛齊齊砍刺上去。

黃蓋眼見爬上城牆的江東士兵個個都在奮力殺敵,可惜那一群又一群的荊州士兵被殺退後又會繼續圍上一群。荊州兵圍在垛口處也不緊不慢,見人就砍、見人就刺,再往後一點站在遠處城樓高台上的荊州弓箭手還不時揪准機會,只要攻城的江東士兵稍微鬆懈就會朝他們搭弓射去,而且還是一射一個準。

「罷罷罷,弟兄們趕緊撤下。」黃蓋身上也被荊州士兵長槍、長戈刺傷、砍傷好幾處地方,受傷的部位鮮血直流,望着越來越多的弟兄被殺被傷,而那荊州軍確實越來越多,聲嘶力歇地趕緊朝周圍的江東軍命令撤退道。還一邊喊一邊掩護身旁幾個江東士兵越過垛口朝城下攀爬下去。這時突然一箭朝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