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開個婚介所順便找老婆》[三界:開個婚介所順便找老婆] - 第7章 沉默小說家與他的無聲戀人(下)

寂靜的走廊里。

兩排大門緊閉着,樓層**的護士站里沒有一個值班醫生,冰冷的白色大理石牆面倒映着白熾燈昏暗的燈光,顯得異常的陰森。

這一層是重症監護層,林向文二人踏出電梯後的第一感受就是——冷!

冷的不自然。

「這裡有問題!」巫平兒將林向文護在身後,聲音在這寂靜的長廊中來回回蕩。

噠…

噠…

寂靜的長廊里突然傳來木棍敲擊地面的聲音,聲音由遠及近。

「什麼人!」林向文大聲喝道。

「桀桀桀…林家小鬼,你讓我好等呀。」

轉角處,一個頭髮斑白的老者叼着根旱煙槍在一陣白煙中走了出來。

「煙鬼!相公小心!」巫平兒驚聲叫道,一伸手護住了林向文。

「煙鬼?」

「桀桀桀…咳咳,老夫便是十二地鬼之一的煙鬼,怎麼樣,怕了嗎?」

老頭猛吸一口旱煙槍,一口呼出,一陣白色煙霧在長廊中回蕩開來。

「相公,煙里有古怪,快跑!」

「桀桀桀,小狐狸,你以為你和林家小鬼跑得了嗎?我族暗地恢復千年,為的就是讓林家絕後,你們今天誰也別想跑!」

狐狸?巫平兒是狐狸精!

林向文望向一旁的巫平兒,沒等他說話,巫平兒便一把將他拽過來,奔向了電梯的方向。

「有什麼話,等出去了再說。」

煙鬼見他們要跑,不緊不慢地抽着手裡的旱煙,幽幽地說道:「進了我煙鬼的領域,還沒見過有幾個跑出去的,從我成名起,全天下也只有一人能破我的結界,不過他早就不在了,我勸你們還是省省力氣吧。」

巫平兒此時在電梯口,奮力地砸着門,可無論她怎樣用力,門上就連一道凹痕都沒有出現。

這門質量真好。這種生死攸關的時刻,林想文的心裏禁不住還想吐槽。

白煙慢慢籠罩住整個長廊,將林向文二人緊緊包裹了起來。

讓人沒想到到的是,此刻他們正臉貼着臉,唇對着唇,就這樣被迫親到了一起。

巫平兒漲紅了臉,林向文此時心裏也是五味雜陳,兩段人生的初吻此時被一隻狐狸給奪了去,雖然心情十分複雜,可他的心跳也在急劇的加速着。

可他們知道,隨着煙霧的不斷聚攏,他們離死期不遠了。

此時一種無形的壓力施加在了二人的後背上,這是要活生生將二人壓死呀!

就在林向文被壓的只剩最後一口氣時,電梯的上樓音很突兀的從煙霧後傳來。

滴…

滴…

叮!

電梯門緩緩打開又合上。

沒有人。

「不好!」煙鬼大叫一聲,林向文與巫平兒身後的威壓瞬間消失,二人從空中雙雙跌落,陷入昏迷。

煙鬼此時十分狼狽,突然襲來的刀光,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長長的血口,從肩延伸到了腰,滴答滴答的往下滴着綠色的血液。

「老傢伙,反應挺快。」

「你…你不是一直被關在天牢嗎?什麼時候放出來了!」

「哼!老傢伙,你覺得那種地方關的住姑奶奶我嗎?」

煙鬼深知自己不是對手,此刻並不想和面前的人廢話什麼。

一扭頭。

砰!

長廊中所有煙霧此刻將煙鬼團團包裹,向著走廊的盡頭滾去。

「想走?」

幾道符咒甩出。

砰!砰!砰!

伴隨着爆炸的還有一陣陣慘叫聲。

突然白煙轉為紅煙,此刻煙霧行進的速度明顯快上了一倍,眨眼間便消失在了長廊中。

一切又恢復了平靜。

「老東西,不惜燃燒精血也要逃走嗎?罷了罷了,以後應該也翻不起什麼風浪了。」

那人嘀咕了兩句,轉身扶起趴在地上陷入昏迷的二人。

那人俯下身來,寵溺地摸了摸林向文的頭,嘆道:「文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