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神天下》[散神天下] - 第10章 霧凇老怪

方老向溫玉嬋行罪禮,道:「老僕辦事不利,這何畢四處躲藏,將他斬殺,費了一番周折,以致護尊來遲,請公主降罪。」

「無妨,就算方老不來,這些傢伙也跑不掉。」溫玉嬋看向此刻如同死狗一般坐在地上,獃獃地抱着自己父親腦袋的何嘉任,沒有絲毫憐憫。

「處理乾淨了嗎。」

「除老,婦,孺外,反抗者一個未留。」

聞言,溫玉嬋這才滿意地點點頭,這次也算是給溫家又漲了一份政績。

這家族勢力之所以難以清剿,最主要的原因,不在於數量多,分佈廣,而在於他們自大天朝建國後,都屬於是合法國民,他們在明面上服從朝廷,暗地裡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以至於朝廷找不到任何明面上的理由來處理他們,如果沒有借口胡亂滅人九族,恐怕會被指控為暴君,遭天下人口誅筆伐,群起而攻之。

眼下何嘉任給了溫玉嬋「刺殺王族公主」這麼好的一個理由,溫玉嬋又怎會放過,再加上,這何家霸佔柳川縣,糟蹋無數婦女,殺害無數平民百姓,誅虐九族,死有餘辜,心理上也不會有任何負擔。

明日把何家這麼多年的案底一翻,上報朝廷,於明於暗她溫家滅掉何家都是一份功勞。

不得不說,溫玉嬋這一步棋走得着實妙,雖然這只是偶然間出現的一個巧合,但溫玉嬋抓得很准,出手狠辣,雷厲風行。

這何嘉任,算是作死把家都給作沒了。

長風將這一切都盡收眼底,越發的感覺到了眼前少女的深不可測。

如此年齡,如此城府,着實可怕,不愧是雙王級天賦者。

方老把剩下八個賊人全部捆在一起,一絲綠火從指尖飄出,那八個賊人皆在慘叫之中化為了虛無,看得長風心驚。

如此強大的實力,自己何時能擁有?

……

「啵~」

但,就在長風在憧憬着自己的未來,溫玉嬋正忙着思索上奏朝廷的公文如何書寫,方老看過八個賊人化為飛灰後正打算處理掉地上癱坐着的何嘉任之時。

一圈詭異的,淡淡的波紋在三人都未能察覺的情況下盪開來。

方老一縷綠火飄出,接觸到何嘉任之時,並未如方老預期那般將其焚燒殆盡,,竟是直接從其身體之上穿透而過。

「嗯?」方老疑惑道。

緊接着,何嘉任的身體,如同雲霧一般消散而去。

方老沉吟少許,猛然間想到了什麼,瞳孔一縮,看向了長風和溫玉嬋。

兩人的動作依然保持着原樣,卻是處處透露着僵硬與詭異,最後竟也是如雲霧一般散去。

「着了道了。」

方老心中暗道不妙,化作一道流光向遠處掠去。

只留下了何畢的頭顱,血淋淋的,留在狼藉的客棧之內。

溫玉嬋與長風腦中一陣眩暈,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這是,哪兒?」長風率先開口問道,腦子仍然還暈乎乎的。

周圍全是密密麻麻的森林,雜草叢生,絲毫沒有人走過的跡象。

溫玉嬋美眸之中掛着凝重,環顧四周,道:「我也不知道,這恐怕是誰人的空間之術,為了將方老與我們隔絕開來。」

「鬼鬼祟祟,要殺我們出來一戰便是,何須裝神弄鬼?」溫玉嬋搖出摺扇,嬌喝一聲道。

長風也調動周身靈力,隨時準備應戰。

「嚯—嚯—嚯……」空中傳來一聲妖異的笑聲,處處透着陰寒,隨之而來的是一陣巨大的威壓,壓得二人喘不過氣來。

半空之中,有一空間呈螺旋狀扭曲,其中慢慢浮現一道乾瘦佝僂的身影。

一個禿頂,皮膚褶皺不知多少層,兩眼漆黑,穿着白色道袍,拄着枯木拐杖的老頭,出現在了半空中。

他手上還提着如死狗一般暈厥着的何嘉任。

「我們的弟子還真是好好的被你們照顧了一番呢。」那老頭陰陽怪氣道。

「太清宮!」溫玉嬋目光一凌,認出了那白色道袍的出處,暗道不好,隨即陰沉道。

這太清宮近幾十年來一向安分,不爭不搶,一直佔據着靈院第二的位置。

但是在王族一名士兵外出執行任務之時,偶然發現了太清宮在妖野之原的一處秘密據點,裏面好像藏着什麼可怕的東西。

但十王派人前去調查後,又消失不見了,太清宮對此拒不承認,只當是這個士兵說夢話不了了之了。

但十王心中清楚,因為十王中的武恩王——溫權禮,也就是溫玉嬋的爺爺,溫家家主,擁有着能夠看透靈魂的承血神通,浩然神瞳!

在浩然神瞳的查視下,這名士兵當日所見的一切都無所遁藏,只奈何沒有確鑿的證據,十王無法開展有效的調查。

太清宮,這個宗門恐怕有着不小的野心,似乎是一直在暗中籌備着什麼,其實力與底蘊,其實並不亞於光武靈院,只是它一直在隱忍。

「不知閣下是太清宮的哪位長老,我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