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神天下》[散神天下] - 第4章 溫玉嬋

珠月客棧那邊的騷動還未結束,而此時的長風已然是出現在了隔了幾條巷子的地方。

「呼——」

長風四下里望了望,沒有人追來,這才緩了口氣,放慢了腳步。

「抱歉了,長風日後定當登門道歉,把欠的錢全部補上,只是……現在還不能。」長風頗為內疚地想着,隨即握了握手中的木笛。

心裏想着,師傅現在會在哪裡呢?

岳平川只讓長風到柳川縣來接受靈能虹吸,但並未點明之後的路,也並未告訴長風該到何處尋自己。

今日之事,若非長風在那來柳川縣的途中順手摘了兩顆這新鮮的神奇植物以作玩物,可能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現在想起來雷哥那飽含靈力的一拳,長風不禁打了個寒顫。

那威力,若是真的打到臉上,自己不死也得變成腦癱。

想到這裡,長風更加迫切的想要變強了。

「等等,小子。」一道蒼老而又陌生的聲音響起。

長風聽得猛的一驚,將心神從思緒里抽出,只見得一個身着華袍,滿頭白髮的老頭不知何時已經站到了他面前,長風腳步間就要與那老頭相撞,只得停了下來。

「什麼時候……」長風暗道不妙,這老頭神不知鬼不覺的就出現在了他眼前,而他竟然絲毫沒有察覺到!

莫不是珠月客棧派來的追兵?

以長風目前的靈氣感知能力判斷,眼前這老頭身上的氣息極為雄厚,遠不像之前的雷哥那般。若是動起手來,自己絕對會在一瞬間之內**掉!

「您是?」

長風回話間,右手悄悄深入包裹,食腐花果,還剩一顆。

眼前的老頭眼睛笑眯眯的,看起來可是一點兒危險都沒有,看見長風的小動作,緩緩搖了搖頭,接着一步踏出,就要接近他。

長風手極快的一甩,一陣迷霧夾雜着惡臭瞬間炸開來,緊接長風着便往右邊無人的巷子中極速掠去。

可還未跑出十步,便是一頭撞在了一道無形的牆壁之上,倒飛了出去。

「哼。」長風吃痛悶哼一聲。

那個老頭不知何時又出現在了他眼前,正居高臨下的看着長風,眼睛依舊笑眯眯的。

「這老頭莫非會瞬移不成?」長風坐在地上,有點驚愕的望着眼前的老頭。

此次怕是跑不了了,該服軟還得服軟,長風趕忙起身,低頭拱手,道:「前輩高人,長風自窮鄉僻壤中走出,不懂世間規矩,今日得罪,實非故意為之,他日若長風出頭,定當登門道歉,還清欠款,今日還請高抬貴手,放長風一條生路。」

老頭聞言,又笑了笑,接着搖了搖頭,道:「老夫不是珠月客棧的人。」

「那前輩這是?」聽得不是對頭,長風心中一喜,旋即又疑惑道。

老頭緩緩從路中間退到一邊。

「我家小姐想要見你。」

「小姐?」長風抬頭一看。

只見得一位身披玄色絨袍,頭戴紫金鳳冠,耳掛紅瑙吊墜,面如溫玉,眉眼如鳳,深眸似水的少女,自一扇牆後走出,看着坐在地上的長風。

此時若是有旁人在場,一定會驚嘆於這少女的容貌,三分高貴,三分精緻,三分英氣,還有一分難以發覺的城府。

不得不說,這位少女,是一個十足的美人胚子,年僅十餘歲便是如此,等長大了,一定是個禍水級別的女子。

長風怔怔地望着,眼眸中有一絲無法平靜的波濤,他在乾安鎮十年,從未見過如此美麗的女孩子。

少女搖了搖摺扇,皓腕處銀鈴輕響,道:「你好,我叫溫玉嬋。」

溫玉嬋並不奇怪於長風獃獃的眼神,在長大的過程中遇到的大部分男人都會對自己投來火熱的目光,她早已習以為常。

不過眼前少年的眼神倒並不似以往那些男人們的眼神那麼火熱,令她厭惡,反而是如一汪靜潭一般,單純的倒影着,欣賞着她的容貌。

這樣的目光,令少女心中倒頗有些喜歡。

長風回過神來,溫玉嬋已經在他面前站了有一會兒。

意識到自己的窘態,長風臉一紅,連忙起身,拍拍屁股,伸出手來「你好,我叫長風,不知你們找我有何事?」

還未等溫玉嬋作出反應,一股恐怖的威壓便將長風伸出的手壓了下去。

長風知道是老者出的手,雖然吃痛,但仍然沒有出聲。

溫玉嬋見狀,伸出摺扇在老者肩上輕輕敲了敲:「無妨。」

老者剛欲言,又見溫玉嬋眼神中有一種不可抗拒的意思,這才收了手。

威壓散去,溫玉嬋主動踏出,伸出手握住了長風的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