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神天下》[散神天下] - 第7章 神脈

長風對着天空中的老者抱拳,道:「多謝前輩出手相助。」

老者的眼眸古井不波,但心中卻是駭然,他很清楚自己這須彌參靈經的威力,他出手,只是奔着保住這少年的性命去的,但現在,這傢伙的肉身居然已經修復如初,甚至身體之上傳來的氣息更為強大了!

老者淡淡的點頭,算是回應,隨即轉身,落到那柱子之上,不再理會這個詭異的少年。

周圍的人對於長風此時的狀態都是議論紛紛,不少的考生也眼神怪異的看着這個剛才搞出巨大動靜的傢伙。

溫玉嬋也醒來,眼神詫異的看着長風,道:「你剛才是怎麼回事?」

長風聳了聳肩,笑道:「天賦太差了,用了點非常手段,嘿嘿。」

溫玉嬋心中略有狐疑,但也沒再多問,每個人都有心中的秘密,就像長風看到她的身份時一樣。

「小子們,相信你們在方才的靈能虹吸之中已經有了成果,現在,則是對你們成果的測試,這才是決定你們是否有資格成為靈修的關鍵!」老者那蘊含著靈力的聲音響徹了這方會場。

隨即老者道袍一揮,無數個小冊子從各方報名處飛來,猶如無數長龍,環繞在老者身邊,這一幕頗為的壯觀。

無數少年被這一幕弄得熱血沸騰,一些熱血少年甚至怒吼而出。

「現在老夫點到誰的名字,誰就上前來,將手放在虹靈柱之上,虹靈柱會對你們的靈力凝練能力以及經脈等級做出評判,白色光芒者,為人級;藍色光芒者,為兵級;紫色光芒者,為將級;金色光芒者,為王級,而紅色光芒者,為神級。」

「只有靈力凝練能力與經脈等級都達到兵級以上者,方有資格成為靈修,而等級越高者,天賦越好,就越能夠被高級的靈院所挑選。」老者解釋道。

「開始!」

「第一個,文錢。」

一個青年走上前去,將手放上了虹靈柱,頓時亮起了藍一白的光芒,那青年頓時臉色煞白。

一藍一白,意味着自己的靈力凝練能力為兵級,經脈為人級,而且光芒微弱,兩個都是下品!

他並沒有資格成為靈修,沒有任何勢力會選擇他!從今以後,他要麼獨自摸索靈修之道,要麼放棄,為了生活而當一個普通人。

他神色黯然的離開了會場,想來,他大概率會選擇後者吧……

「下一個,劉二。」

雙白之色亮起。

「雙人級下品。」

又是一個更慘的哥們兒,不過看他的模樣似乎並不在乎這個,一臉平靜的走了出去。

「下一個……」

……

就這樣陸陸續續念了一下午,場中的少男少女們已經多數是分出了高低,皆是人級的居多,有少數幾十人得到了雙兵級以上的評定,留在了場中,臉上皆是欣喜激動之色,而還有五人,得到了一藍一紫的評定,臉上更是傲然之色。

在外等候的家長們有喜有憂,神色各異。

而那何嘉任更是得到了雙紫色,也就是說,假以時日,他能夠與國內大將級的高手比肩,引起了一陣驚呼。

這傢伙下台時還專門掃視了一下長風二人所在之處,神色囂張,簡直是用鼻孔在看兩人。

溫玉嬋雖然面不改色,但周身靈力顫動,難掩心中的憤懣。

長風滿懷同情之色地看向了那道六親不認的背影,這傢伙沒救了……

「下一個,溫玉嬋。」

老者終於是念到了溫玉嬋的名字。

只見溫玉嬋絨袍微動,皓腕處銀鈴輕響,一個蓮步轉身,身影躍起,在空中划出一個優美的弧線,落在了柱台之上,腳下似有蓮花之影。

身法!

不經意間露出了那潔白修長的玉腿,引起了一眾少年的火熱呼聲,一些豬頭少年還流下了口水,那些少女們也是露出了嫉妒的目光。

她回頭看了一眼長風,便走向了虹靈柱,美眸中似乎在說:「看我的吧。」

只見溫玉嬋將纖纖玉手輕按於柱上,催動靈力灌入其中。

「轟——轟——」虹靈柱開始震動起來。

漫天金光隨即爆射而出。

底下的觀眾們失聲道:「看!出金了!」

黑金道袍老者那雙古井不波的眼睛也是泛起了波瀾,竟然出金了!

王級的靈力凝練能力,這樣的天賦,就算經脈是白色等級,也是天資卓越了,假以時日,甚至能夠成為與當今皇上那般人物比肩的人。

這個小女娃不簡單啊!

台下的那些少年們滿臉羨慕,心動之聲勃然而起,但也不敢亂動心思,這等人物,不是他們能高攀得起的。

那何嘉任臉上則是有些難看,自己剛剛不久才出的風頭,竟然這麼快就被溫玉嬋給壓下去了,恨恨地說:「哼,王級靈力又怎樣,若是經脈不怎麼樣的話,跟我也是平分秋色。」

溫玉嬋見周圍人的反應,嘴角微微一笑,又是一道靈力注入其中,虹靈柱的另一邊,頓時又泛起漫天金光。

那群圍觀之人見此,甚至感受到快要窒息了。

竟然,又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