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神天下》[散神天下] - 第9章 月黑風高殺人夜

暮色降臨,沒有星光的夜空如同巨手一般擒住了這方大地。

刀鋒一般的風刮在長風臉上,將他驚醒。

他今夜並沒有睡得很沉,玉林海走後,他便是同溫玉嬋和方老一起去退了房,住進了溫玉嬋所在的客棧里。

有實力深不可測的方老在,按理說他們應該是安全至極。

但,那何嘉任臨走時望向他們的那個眼神,使得長風有點惴惴不安。

想來也正常,以那何嘉任的天賦,要進光武靈院的外院應該不是難事,但光武靈院在整個西南區域只有一千個名額,被無數個大小縣城給瓜分,最終到了柳川縣手上就只有兩個名額,一個被有着雙王天賦的溫玉嬋給搶了也就算了,他還有機會,誰知後面突然又出一個有着神脈的長風,於是他只能進了一個次一等的太清宮,這使他如何能不恨?

再加上,素聞何家大公子何嘉任心胸狹隘,好色又愛出風頭,所以,長風隱隱之間感覺,今晚不會很太平,恐怕何嘉任不會放他們安生地離開柳川縣,所以他趁日落之前,順手去買了一把趁手的劍。

長風靜靜的坐在窗邊,觀察着窗外的任何一絲變化,冷風會刺破他的睡意。

「咚—咚—咚」三聲輕盈的敲門聲響起。

長風神經一緊,緩緩抽出早就準備好的劍。

「是刺客嗎?」

溫玉嬋早就歇息了,方老則是守在臨近溫玉嬋的房間內,若是刺客要下手,自然是找最弱的他更合適。

一步,兩步,三步。

長風緩緩地靠近了門,他打算,在開門的一瞬間,出劍結果了這個刺客。

三,二,一。

門嘎吱一聲開了。

「看劍!」長風暴起一劍,劍尖十分準確,絲毫無誤地刺向了來人的大動脈。

電光火石之間,長風卻猛然發現,這個刺客的頸脖如天鵝一般潔白如雪,晶瑩如玉。

「溫玉嬋?」長風暗道不妙,想要收手,但功力已出,近在咫尺的距離,又如何收的了?

「鐺……」一聲細微的金屬碰撞之聲伴隨着銀鈴輕靈響起。

只見此刻的溫玉嬋換下了以往高貴的玄色絨袍,卸下了頭上的紫金鳳冠和耳朵上的飾品,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白色的束身長裙,凸浮出少女曼妙的身姿,和一頭颯爽的高馬尾,倒是有些別樣的活力與青春的美感。

她兩根手指夾住了長風手中的劍,只見她十指之上都裝備了黑色的指鉤,散發著濃濃的靈氣波動。

「凡劍。」溫玉嬋淡淡道:「你就拿這個來打刺客?」

長風算是鬆了口氣,他似乎忘了,這位大公主也有着比他強了不知好幾的實力,防住他的攻擊那是輕而易舉。

「你也知道有刺客?」長風收了劍,疑惑地說道。

「呵,我溫玉嬋可是輝告城的公主,從小經歷的刺殺比你花過的藍晶石都多,哪些人對我有殺心,我一眼就能看出來,那何嘉任的表情,可不是只有你看見了。」溫玉嬋高昂鳳首,驕傲地說道。

被刺殺還給你刺殺出優越感來了?長風無語地想着。

不過,身為公主,溫玉嬋確實也背負着不少的東西。

「那,方老呢?有方老在,還用得着咱們出手?」

「方老?方老被我派去拜訪何家了。」

「拜訪何家?」

「呵呵,刺殺王族之人,在大天朝律法上,可是誅九族的死罪。」溫玉嬋淡淡地笑了笑。

本應是絕美的風景,此刻確實冒着森森寒氣,長風經不住打了個寒顫。

溫玉嬋看着長風的表情,微微嘆了口氣,道:「你不懂,大天朝在五十年前,還是一個相互混戰的區域,雖然交流的歷史有上千年,但從未統一過,大家誰都不服誰,把這塊各國相互混戰的區域稱為華夏區域,直到光武帝的出現,才打破了這局面。」

「光武帝自草根出身,修為突破到了逆天境界,攜十王四處征戰,以絕對的實力迅速統一了華夏,建立大天朝。」

「可畢竟建國時間方短,根基不穩,這些偏遠地帶無法管轄,一些家族勢力盤踞,橫行霸道,欺壓百姓,甚至與朝廷分庭抗禮,數量繁多又難以清理,所以我們王族之人在出行之時,也會盡量幫光武帝清理一些這種家族勢力。」

長風點點頭,恍然大悟,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皇室也不例外,看來當皇帝也不一定如同百姓所認為的那般美好,心中更是對皇室與王族之人肅然起敬。

「那眼下我們如何做?」長風凝重地問道,方老不在,一切都只能靠他們兩人自己。

「眼下?」溫玉嬋走到窗邊,將窗戶關上。又對着長風招了招手,示意他過來,緊接着她一隻手按着太陽穴,眼睛的瞳孔突然變成了金色,道:「你看,對面的客棧里,有兩個人,那邊的樹冠里,藏着兩個,還有六個人,藏在那邊的巷道里,他們兩人為一組,應該是正在相互刻畫隱身靈陣。」

長風趴在窗戶上,藉著縫隙向外望去。

「八個聚靈境初期,兩個聚靈境中期,聚靈境中期之中,應該有一個是何嘉任,因為我看到那傢伙手中有靈器,似乎是控制類的。」溫玉嬋又說道。

長風心中駭然,這是什麼神通,竟然能將他根本看不到的東西分析得頭頭是道。

溫玉嬋收了神通,莞爾一笑,道:「這是浩然神瞳,我溫家的承血神通,也就是血脈傳承下來的技能,它的妙用還多呢,我現在是聚靈境中期,勉強能夠將天地網絡視化,你可以理解為,這種狀態下,一切東西在我眼中都無法隱藏,除非對方實力真的超越我太多。」

長風瞭然,溫玉嬋的浩然神瞳的確厲害,這世界上就是有些家族有着這樣的神通,說不定自己體內的那道紋身也是一個承血神通呢。

「這種危險的刺殺,那何嘉任怎麼會親自前來?」長風思索道。

溫玉嬋聞言,不屑的一笑,隨即扭了扭腰枝,玉手拂過臉頰,媚眼一挑,道:「你覺得呢?」

這一幕,足以令得任何男人噴鼻血。

長風沉吟一秒,隨即笑道:「我懂了,他是個女裝大佬,他看上了你這身衣服。」

「鐺——」溫玉嬋一拳砸在長風腦袋上,那玄鐵鑄造的指鉤威力可不小。

「木頭。」溫玉嬋嬌惱。

「這還沒開打,你就先讓我挂彩了。」長風摸了摸有些腫脹的頭皮,吃痛道。

「這麼多人,還在身上刻畫了隱身靈陣,咱倆能對付嗎?」

「放心吧,待會兒看我表演,你儘力拖住那幾個聚靈境初期的就行了,他們敢來,我就能讓他們有來無回!」

隨即溫玉嬋又開始在房間內布置了一些長風看不懂的東西。

此時,十道身影閃爍,聚集到了何嘉任所在的巷道里,其中一人拱手道:「何公子,那小子終於從窗戶上下去了,但我看到您要的那女子,好像跑到他房裡,幫他關了窗戶……」

何嘉任皺了皺眉頭,隨即笑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