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胎萌寶:冷痞美人師尊強撩我》[三胎萌寶:冷痞美人師尊強撩我] - 第1章 一胎三個

一股幽香在石洞內瀰漫。

似女人的體香,陶醉的,迷幻的。

又似男人荷爾蒙的氣息,具有攻佔性的,侵略性。

兩相交織,經久不散。

天光大亮,席思玖像一隻饜足的小妖精懶懶的從男人身上下來,一頭烏黑如綢緞般的青絲收攏在後背。

在光線不太明亮的石洞內,她身白如玉,好像月亮般清冷高潔,散發迷人的光輝。

她伸了個懶腰,眼風斜斜睨向昏睡的男人。

沒想到,她會跟一個陌生男人在這種地方,風流了一夜。

這事,怪自己。

中了自己研發的Q葯,普天之下,也是沒誰了。

男人臉上帶着狼紋面具,露在面具外的下巴潔白,線條流暢迷人,透着一股冷冽禁慾的氣息。

昨晚沒仔細瞧,原來這個男人中毒了。

難怪沒反抗,讓她如此順利。

席思玖劃破指尖,一滴鮮血落入男人口中。

他中的是她研發出來的絕命散,再高的修為沒有解藥也是死路一條。

而她研發毒藥從來不會研製解藥,因為她的血就是解藥。

如此,她跟他就兩不相欠了。

視線落在男人面具上,她眼中閃過一絲掙扎。

要不要揭下來看一看長什麼樣,怎麼說也是她的第一個男人。

算了,要是他長得太丑,她會吐。

留點幻想吧。

她轉身離開山洞。

沒多久,男人幽幽轉醒。

洞外,一道黑影悄無聲息出現,他恭敬跪在地上,「教主,您沒事了?」

「嗯。」男人低沉的嗓音響起,「準備衣服。」

黑影愣了片刻,恭恭敬敬捧着衣服進到洞內,他不敢抬頭看,小心翼翼低垂着頭。

當一地凌亂出現在視線里,他小心臟都抖了一把。

昨晚教主是幹了啥?

再往前,是一雙瑩白的玉足以及一小截修長的小腿,彷彿玉雕般完美。

他壯着膽子問:「教主昨晚可是出了什麼事?」

「出去,不該問的別多嘴。」男人聲音涼薄似裹着冰雪。

他手中一隻腳鏈,腳鏈上兩隻銀鈴鐺在洞口灑進來的陽光下閃閃發光。

長指撩撥着鈴鐺,發出清脆的響聲。

他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玩味的笑意,「丫頭,這可是你自己撞上來的。」

五個月後,雨霧峰的禁地。

今天是他們師尊出關的日子。

大師兄卓祁,二師兄顧穆小心翼翼護着大腹便便的席思玖往禁地走。

「師妹,你慢點走。」

「師妹小心動了胎氣。」

席思玖不以為意,「師兄們啊,你們再不快點,師尊都出來了。」

他們的師尊是天下第一宗玄水宗雨霧峰的峰主帝司霆。

他一年十二個月中,有六個月都在閉關。

這不,又是一個六月。

師尊出關,比他們還高興着急的莫過於玄水宗的宗主,他們的師伯,師尊的師兄鳳玉夜。

瞧,一道風風火火的身影就從他們身邊一閃而過。

「師弟啊,你終於出關了,師兄想死你了,嗚嗚……」

禁地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