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胎萌寶:冷痞美人師尊強撩我》[三胎萌寶:冷痞美人師尊強撩我] - 第2章 孩子父親

雨霧峰他們師徒四人,每人都有一處獨立的居所。

席思玖的木屋在一處桃林,每當桃花盛開之際,風拂過,大片的粉浪,宛如人間仙境。

師尊的木屋在一片竹林,青青綠竹,拔地千桿,一縷清風,多麼的寫意。跟師尊清雅高潔的氣質相得益彰。

而大師兄跟二師兄……就比較湊合,不提也罷。

席思玖現在住在師尊隔壁,每天在師尊的眼皮子底下,她不敢造次。

聽話的一批,師尊讓她往東,她不敢往西。

幸而,因為懷孕,師尊沒再要求她練功。

大師兄跟二師兄被師尊嫌棄太吵,說是會影響胎兒,不准他們過來。

而他自己卻每天對着她肚子彈琴。

美其名曰要從胎兒抓起,培養孩子高雅的情操。

宗主師伯隔三差五過來一趟,每次都抓着師尊袖子傾述他的相思。

「師弟,你別太累了,還是找個婆子過來照顧這丫頭吧。你看你啊,似乎又瘦了,這臉啊真是越來越好看了。」

咳咳!

師尊會不好意思拂掉師伯的手,冷漠的說:「不必了,師兄,你有事去忙吧。」

席思玖覺得師尊是害羞了。

時間慢慢流淌,轉眼到了她臨盆的那日。

她順利產下三胎,兩男一女。

師尊和兩個師兄一人抱着一個奶娃。

兩個師兄笑的像二哈,又傻又憨,好像是他們當爹了。

師尊好像就不太開心,皺着眉頭盯着孩子們的臉,默默不語。

席思玖覺得師尊大概是嫌棄孩子長的丑。

她應該替孩子們說句公道話。

「師尊,剛出生的孩子是這樣,皺巴巴的像老太太,等養幾天長開了就好看了。」

誰知,她話說完,師尊眉頭皺的更緊了。

孩子滿月,席思玖也出了月子。

而師尊似乎又要去閉關了。

前一晚,帝司霆來到席思玖房間,遞給她三隻小號的腳鏈,「這是師尊送給孩子們的,不可以再弄丟了。」

席思玖尷尬笑着應道,「師尊你放心,把我自己弄丟,都不會把它們弄丟。」

帝司霆靜靜坐着,不說話,也不知在想什麼,半晌似乎要走了。

走到門口,他又淡淡回眸,「玖兒,孩子周歲的時候,師尊一定陪在你們身邊。」

席思玖笑着朝他擺手,沒有多想。

孩子們百日那天,來慶祝的只有宗主和兩個師兄。

她喜歡用毒捉弄其它峰的師兄弟們,可以說是玄水宗的一霸。

師尊護短,宗主師伯愛屋及烏對她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其它峰的峰主敢怒不敢言。

常常教導他們的徒兒見着她有多遠跑多遠。

所以,沒人願意來給她的孩子過百日。

不過送來的禮倒是不少。

後來她才知道是宗主師伯下了令,人不到禮必須到。

她只能感嘆一句,宗主師伯對師尊乃真愛也。

這晚夜色如水。

孩子們睡下,她也洗漱乾淨換了身單薄的衣衫。

靠在床邊揉着有些酸痛的胳膊腿。

驀地,一股風將窗戶吹開。

屋中悄然多了一道身影。

席思玖眸華瞬間震驚。

這打扮,這熟悉的狼紋面具……

孩子們他爹來了!

「你是誰,怎麼隨便進別人房間,你這是私闖豪宅,小心我報警抓你。」

一不小心奇奇怪怪的話又冒了出來。

她原本是華夏國毒醫世家的傳承人,也是一不小心被仇敵炸死,胎穿到了這裡。

出生當天父母就死了,是師尊路過撿到她,將她帶回雨霧峰,收做徒弟。

面具男一步一步朝她靠近,微微彎腰,薄唇斜斜勾出玩味的弧度。

「不認識本座?」

席思玖搖頭,抵死不承認。

「要不,本座提醒提醒你?」

他緩緩再道:「一年前,山洞,你中毒……如果還想不起來,本座可以和你重溫當時的情景。」

「你,你,你無恥……」她小臉都氣紅了,不過也有可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