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胎萌寶:冷痞美人師尊強撩我》[三胎萌寶:冷痞美人師尊強撩我] - 第7章 師尊學做飯?

「噗……」席思玖不小心噴了。

對不起,她想歪了。

實在是這種情況下,大師伯用幽怨的小眼神說出這樣的話,很讓她認為,大師伯吃醋了。

而他說的吃……會不會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吃呢?

她這個電燈泡還是不要在這裡礙眼,這就把位置讓出來。

然而還不等她站起來,意外的一幕發生了。

她剛剛這一噴,起了連鎖反應。

寶寶們以為這是在跟他們玩遊戲,紛紛學起了她。

「噗噗噗……」

一個接一個將嘴裏的飯噴了出來。

而首當其衝最倒霉的,當屬在寶寶們面前的她和師尊老人家。

席思玖人傻了。

帝司霆人懵了。

鳳玉夜人呆了。

只有寶寶們一個個樂呵呵笑不停。

此時的畫面很詭異,席思玖和帝司霆都維持着喂飯的動作僵立在那一動不動。

只有寶寶們的笑聲在提示時間沒有靜止。

席思玖內心好崩潰。

她絕逼不是故意教壞孩子,這純屬意外。

她僵硬的轉動脖子,看向帝司霆。

不看不要緊,這一看,嚇一跳。

她如皎月清輝般尊貴無雙,雪山聖水般冰清聖潔,萬花齊放般絕美風華的清冷師尊,此時,臉上頭髮上竟然沾了殘羹剩飯。

這是什麼大型社死現場?

席思玖趕緊放下碗筷,捏住袖子給他擦。

左擦右擦,上擦下擦。

終於乾淨了。

她眨巴布靈布靈的大眼,無辜般的看着他,再可憐兮兮的喚一聲,「師尊!」

每次她犯錯,就用這一招裝可憐,屢試不爽。

帝司霆輕輕的嘆了口氣,沒說什麼,倒是抬起手,替她弄乾凈小臉。

席思玖這才想起,師尊都沒能倖免,她又能好到哪裡去呢?

帝司霆沒像她用袖子擦,而是用他修長如玉般的手,一點一點的替她清理。

細滑的指腹,帶着溫溫的熱度,在她肌膚上一寸一寸遊走,摩擦間似起了電流,從皮膚滲透進身體里,最後全都匯聚在左胸。

席思玖呼吸忽然一緊,心跳不自覺的漏掉半拍。

她長睫輕輕顫抖,眼神左閃右躲,都不知該看哪裡好。

「師尊,好了嗎?」

「快了。」

一問一答,之後無話。

過了一會兒,跑出第三個聲音,「哎,我還是不在這裡當電燈泡了。」

席思玖猛地驚醒。

她怎麼忘了,大師伯在這裡。

「不,師伯,你別誤會,我們不是……」

她想解釋,然而鳳玉夜一步跨出,就不見了蹤影。

席思玖急。

大師伯和師尊才是一對,他剛才親眼目睹師尊和她過分親密的舉動,一定誤會了吧?

「師尊,你快去跟大師伯解釋。」

席思玖焦急的看着帝司霆。

而他一臉雲淡風輕,「跟他解釋做什麼?別動,還有一些沒弄乾凈。」

小丫頭剛才乖巧的樣子,真可愛。

席思玖哪裡還敢讓他弄,抬起袖子胡亂的擦了一把,「乾淨了嗎?」

「( ̄ー ̄)」

見他不答,她又擦,「乾淨了嗎?」

帝司霆無語,「乾淨了。」

「那師尊你快去。」

「去做什麼?」

「跟大師伯解釋啊。」

「沒必要。」

帝司霆態度強硬,在席思玖看來就是死鴨子嘴硬。

現在顧面子不去,過不了多久一定屁顛屁顛的跑過去賠禮道歉。

果然,月亮高高掛在天空,席思玖帶着寶寶們進房準備睡覺之時,帝司霆敲響她的房門,「玖兒,為師出去一趟。」

席思玖將門打開,故意疑惑的問他,「師尊,這麼晚了,你去哪兒啊?」

「你大師伯讓人傳話,讓我過去一趟有事商議。」帝司霆如實的回答,確實有事。

席思玖揚起尾音,「哦~我知道了,師尊你去吧,不用那麼早回來。」

不回來也沒關係。

只是可惜她不能磕現場。

等等,這種事情,磕現場不太好。

帝司霆到底什麼時候回來的,席思玖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