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王帝辛:其實我是個演員》[商王帝辛:其實我是個演員] - 第10章 大王的新劇本

「大王!帝辛!」姜皇后臉色凝重地叫了帝辛一聲。

「啊?」

本來說得正在興頭上,突然聽到姜皇后用這麼嚴肅的語氣跟自己說話,不由得收回剛才手舞足蹈地動作。

帝辛像個正在課間跟同學玩鬧結果突然被老師點名的學生。他馬上在榻上坐的板板正正的,等着姜皇后訓話。

姜皇后看着他這些小動作,想着他真是像個小孩子一樣,容易興奮又容易緊張。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你知道咱們倆現在遇到的最大的困境是什麼?」

帝辛眼珠子轉了一圈,思考了一下,「我們倆都穿書過來了,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困難的?」

「是敵友未分。」姜皇后刻意加重語氣,一個字一個字地往外蹦着說。

她看帝辛還是一副懵懂的表情,只能直說,「滿朝文武,你知道誰才是真的自己人嗎?你知道微子啟最後的結局到底是什麼嗎?」

「不知道。」帝辛老實地搖頭。「我都不記得封神榜里有微子啟這個角色。」

「最後周武王攻進來的時候,微子啟是**上身,雙手反綁,口中銜璧,跪着投降的。」姜皇后在昨天的補習班裡重點說了王叔比干,因為無論是在姜皇后的記憶里,還是歷史裏,王叔比乾的形象都是比較鮮明統一的。倒是這個微子啟褒貶不一,諸多爭議。

「據說,微子啟投降後,周武王對他很是重視,還特意划了一塊封地給他,就是後來的宋國。」

「就是秦始皇滅六國的時候那個宋國?」帝辛嘴比腦子快,說完了自己又掰着手指頭數了一下,意識到好像並沒有宋國。

「就那麼個小宋國早就被齊國給滅了。六國哪裡有宋國。」姜皇后沒好氣地說。人菜癮大,打斷了自己的思路,自己剛才想說什麼來着,都忘了。

兩個人開始互相沉默,誰也不說話,大眼瞪小眼。

帝辛知道自己又說錯話惹她生氣了,連忙討好地問「皇后你餓不餓,渴不渴,要不然先用膳?」

「我的意思是,現在前朝形勢並不明朗,比干比較簡單,這個微子啟可能是個很複雜的人物。他是以後才改變主意投降給西周的,還是從很早開始就跟你,跟這個帝辛不是一條心,咱們並不知道。」

姜皇后一口氣又說了一串,「蘇妲己明面上是西伯候姬昌送來的,那西伯候知道不知道蘇妲己是狐狸精?雲中子贈劍又是怎麼回事?杜元銑和孫太醫又是誰的人?這些情況你都知道嗎?剛才微子啟還想要叫巫醫,這又是什麼意思?你想過嗎?」

一連幾個問句,語氣嚴厲擲地有聲。說得帝辛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訝異地瞪大眼睛看着姜皇后。

帝辛暗想,「她到底是什麼時候想得這麼多的,白天不是回去補覺去了嘛。」不過他再也不敢亂髮言了。

姜皇后連珠炮一樣的連續發問,不僅是在問帝辛也是在問自己。她自從穿越來了以後,就躲在中宮,幾乎沒怎麼踏出中宮大門。她也沒考慮過前朝上的這些是是非非。

姜皇后在帝辛面前強裝鎮定,表現得胸有成竹一切盡在掌握中,其實她也慌得很心裏根本沒底。

無非是以前不知道還有別人也穿書過來了,她自己一個人只想着怎麼保命,想着逃出去,怎麼躲起來。

現在不一樣了,帝辛也是穿越來的,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