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王帝辛:其實我是個演員》[商王帝辛:其實我是個演員] - 第2章 雲中子贈桃木劍,狐狸精魂魄不齊

商王帝辛並不相信這鬼神之談,自己的王宮,王氣正盛,哪會有什麼妖孽。但是鑒於此人可以飛天遁地,在自己戒備森嚴的王宮來去自如,直入王宮恍若無人之地,看起來很不好惹的樣子。

那就給他個面子,收下桃木劍。

司天監大夫杜元銑也趁機勸說大王您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道長乃世外高人,贈桃木劍給大王是好事兒。反正掛一把劍,對大王也不會有什麼害處。就當做道長的一片心意。

帝辛聽後覺得有幾分道理,首先這個道長惹不起,先收下桃木劍,打發走了是上策。其次是杜元銑是自己提拔的人,他說什麼都是有道理的。就命人是把桃木劍懸掛於分宮樓中,就算不能驅邪除妖,當個裝飾也是好的。

桃木劍剛掛上去,當天晚上後宮裡的狐狸精蘇妲己就不好了,馬上昏厥不省人事,脈搏都越發地不明顯了。在昏迷了一天一夜以後,孫太醫說蘇娘娘再不蘇醒,這人就沒得救了,可以挖個坑埋了。

帝辛聞言大怒。孤王還沒有寵幸過的絕世美人兒就這麼的香消玉殞了,他一定要讓孫太醫這個庸醫和司天監的杜元銑給美人兒殉葬。

首先是孫太醫這個太醫院首席毫無用處,煉不出起死回魂丹也就罷了,連補身體的湯藥都開不出來,美人兒原來臉色艷如桃李,唇不點而紅,現在整個臉沒了血色,嘴唇乾裂,皮膚就像外面的黃土地一般,死氣沉沉。

還有那個最該死的司天監大夫杜元銑,都怪他非要選個吉日卜天問神後才能封妃。害得自己還沒與美人兒親近。如果蘇美人受了自己的臨幸,自己洪福齊天定可保蘇美人兒平安無事,哪會有此一遭。

自己人的面子也不能給了,他們倆都要給蘇美人兒殉葬。

帝辛還有要事與大哥微子啟商議,吩咐孫太醫好生看着蘇妲己,如果自己的愛妃醒不了,就讓他人殉。大袖一擺,大跨步地就瀟洒地離開了。

眼看着雲中子的桃木劍除妖驅邪就要大功告成之際,許是天意,或是系劍的草繩質量太差。反正是這狐狸精命不該絕。那個本已經被人遺忘的被當作裝飾物的桃木劍,居然自己掉到了地上,喪失了除妖的威力。後又被不知情的宮人隨意掃到某個角落默默吃灰,再無人記起。

桃木劍已除,三天期限又未到。狐狸精復又起死回生,她又活過來了。

蘇妲己肉身雖然復活,但是桃木劍曾經對狐狸精靈魂產生的傷害卻是實打實存在的。狐狸精本是修行千年的妖精,她奪了蘇妲己的肉身,強佔了她的身體,人妖融合後三魂七魄本就不太穩定,又被桃木劍所傷,現在魂魄不全。只餘二魂三魄了。

通俗一點兒講,她現在是個傻子,傻狐狸。

起死回生重新恢復脈搏後,蘇妲己的思想狀態就變得很不穩定。

腦海中一時覺得自己是狐狸精,有千年修行,軒轅洞里還有些姐妹,想回去繼續奔跑在田野上,或許找個合眼緣的野狐狸,生一堆小狐狸。

一時又覺得自己是冀州蘇護的女兒,應該在父母身邊承歡盡孝,唱歌跳舞,再嫁個如意郎君,共享受天倫之樂。

最終的結果是兩股思想在她腦海中交替碰撞,互不相讓,最後化為一縷青煙從頭頂竄出。

現在是什麼記憶都沒有了。

殿中服侍的眾多太監宮女包括孫太醫都看見蘇妃娘娘頭頂冒青煙的神跡,眾人均猜測這是否就是傳說中的祖墳冒青煙兒。

可此青煙兒卻是從蘇娘娘頭頂冒出,還未曾見過活人腦袋冒青煙,算是祖宗顯靈?也不知是主吉兆還是凶兆,無人敢應,只能紛紛假裝沒看到。

人為製造了一片忙碌景象。

孫太醫一時也拿不準主意,只說快去稟告大王和皇后,說蘇妃娘娘醒了。

得救了,不用跟着蘇娘娘殉葬了。眾人都鬆了一口氣。

帝辛寢殿

看着跪在地上誠惶誠恐又難掩一臉喜色的小丫鬟,她剛才歡快地跑進來大聲道,「啟稟大王,蘇娘娘,她醒了。」然後就跪在地上,再也不敢抬頭,等待自己下達旨意。

「帝辛」心中暗道,「小姑娘這麼緊張幹嘛。我也是昨天才到,我也很緊張呢。我還不太了解情況,不過你放心,我是個好人。」

商王帝辛在陪了蘇妲己一天一夜後,第二天一早就回大殿處理公務。

結果在帝辛回到自己寢宮的當天晚上,發生了時空穿梭。現在寢宮裡的這個帝辛,其實是一名來自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他叫王成龍。

「小姑娘不要怕,我是好人。」帝辛親切的扶起地上跪着的丫鬟,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叫什麼名字呀,今年多大了?入宮多久了。蘇娘娘指的是誰呀?」王成龍所在的劇團在綵排的時候發生舞台事故,他被舞台上方的探照燈砸倒了。他醒來以後就發現自己穿越時空到了古代。

昨天晚上王成龍醒來後先是仔細觀察研究了滿屋子的青銅器,確定好像都是真的青銅器,還沒來得感嘆這個劇組真捨得下本錢。赫然記起,自己還從未接過古裝戲。

一直在跑龍套的王成龍經朋友介紹好不容易在一個話劇團謀了一個有幾句台詞的小角色。在最後一次大綵排的時候,全團都到時候,舞台發生坍塌事故,自己好像是被什麼給被砸到了。

猜你喜歡